杭州网
Eng|繁体||
您所在的位置:
杭州网 > 慢读杭州
 
 
开往深秋的列车
2020-11-20 09:44:27杭州网

1

这一回,舍弃了可以3小时飞返杭州的旅行方式,改成了乘坐12小时的高铁返回。并非因为恐惧飞行,更不是为了省钱——机票的价格竟比高铁票便宜,而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愿意让身心松弛下来,以一种相对悠闲的方式,面朝一扇车窗,饱览深秋时节的山河秀色。成都、新津、乐山、犍为、宜宾、毕节、贵阳、铜仁、芷江、怀化、溆浦、娄底、韶山、长沙、萍乡、高安、南昌、上饶……它们将从我眼前依次亮相,这是一件多么奢侈的事情!

成都东站,复兴号高铁列车蹲伏在落满晨光的轨道上,酷似鸭嘴兽的车头看上去十分温和,富有与生俱来的亲和力。然而,当所拥有的上百只钢铁轮子悄然转动,不一会儿,它就开始发飙,窗外的月台、电杆、树木、楼厦急剧地退却,像在躲闪某匹钢铁巨兽的侵袭。倏然间,窗外辽阔无比,一片深秋的田野毫无防备地打开,如同一道强光,闪入我的双眼。

“让枝头最后的果实饱满;/再给两天南方的好天气。/催他们成熟,把/最后的甘甜压进浓酒。”(里尔克)我从来没有以这样的速度跑过田野,感知这袒露着的大片田野,那份收割后的满足和骄傲,须臾之间跑到它的尽头;我望见一座座村庄在不远处浮现又隐去,城市在高铁车站背后升起又落下,道路的两侧植满花丛和果树。紧接着,高铁列车钻进了隧道,循着铁轨的方向毫无阻挡地疾行,即将进入一片新的风景。我听不见风,但能看见风扇动着翅膀追逐我们,而我们又从风的腹部穿越了它。

2

眉山,苏东坡的故乡,据说他的童年是在这里度过的。他的弟弟苏澈的童年同样如此,证据是苏澈晚年所撰《葺东斋》诗中曾言:“我生山溪间,弱冠衡茅住。生来乏华屋,所至辄成趣。”一千年过去了,“三苏”竟然还活在这里,因为整座城市都有他们的影子:卖东坡鱼、东坡肉、东坡肘子的店铺遍地都是,根据想象而复原的苏氏故居亦在,东坡大道很宽敞,还有苏母公园、苏澈公园、东坡城市湿地公园、印象东坡酒店,以及一条试图与杭州苏堤相乱真的苏堤路。这里的人们爱好诗词,昂首走路的往往正是把自己当成诗人的人。如此可爱的城市,由于行程的原因我无缘下车,只能从车窗外掠过的河川、街区、人群中,捕捉到诗人家乡的若干信息,可我已经很满足了,我呼吸到了飘逸诗歌因子的空气。

但金沙江,我是真真切切地看清楚了。高铁列车在连续穿过几座隧道之后,一直贴着山崖前行。宜宾西站快要到了,一些旅客拿着行李站在过道上准备下车,我却一眼不眨地盯着窗外,等待这条从高山峻岭间飞奔而下的大江现身。列车在即将进入车站时开始减速,这让我对它的端详更加从容不迫。已经奔腾到地势开阔的丘陵地带,浩荡的江水在秋日映照下熠熠闪烁。相传它的上游水流中挟带有大量金砂,阳光下会亮出星星点点的金光。现在我目睹的,是否就是那则让人激动的传说?

在毕节,一座村庄的大道旁,我看见空地上摊晒着收摘下来的玉米,其数量之多,像是一条厚实的巨毯恣肆地铺盖,勤劳的农人推着木板车还在向这里运送,不断扩张巨毯的面积。秋高气爽,阳光微醺,正在劳作的男女们敞开着外衣,卷起了裤腿,他们的情绪是亢奋的,劳作不息时才会有的热情和兴奋。不久后,我又看见梯田的田埂上,有人正挑着担子爬山,似乎还有人向梯田里抛撒着什么。而陡然出现的一汪清水,拦在库坝之内,像是一面形状奇特的镜子,那无疑是这一带最可靠的蓄水地。身旁有人告诉我,毕节春天的杜鹃花特别鲜艳,有“百里杜鹃”之誉。此时是深秋,只能看见满眼皆绿。但凭这浓稠的绿色,我能想象出,当满山遍野的杜鹃花尽情绽放,这里将会是怎般的灿烂。

3

过了铜仁南站,我的邻座换成了一个小姑娘,不到二十岁,背着一个看上去很重的土布包。在我身边坐下来之后,就开始玩着一只饰壳夸张的国产手机。这已是我身边更换的第四名乘客了。可能见我一脸善相,戴着眼镜酷肖她的语文老师,便壮胆问我前往何处。我告诉了她,她随即发出表达羡慕的短促惊呼,与我的交谈也变得放松。她说她将在长沙下车,去她表哥谋饭的企业里打工。“年初就想去的哩,没料到发生了新冠疫情,一直到帮父母干完了秋收,表哥的老板才答应招我!”她被风吹红了的脸蛋因为满怀憧憬而愈发生动。

她央求我说说杭州究竟漂亮到什么程度,接着又问像她这样的女孩,能否在杭州找到工作。“一般的活我都会干,我还会唱苗歌,在县里还得过奖哩!”她从土布包里摸出两只橘子,塞给了我其中一只。“我们那里出产的晚桔特别甜,好像放了糖的。”这只深秋的橘子果然很甜,而且多汁,虽然橘核有点大。在她的要求下我愉快地与她加了微信。

从长沙南站上来的这名旅客,一屁股在我身边坐下后,没有与我说过一句话。他手持两部手机,交替使用,用拙劣的普通话或者方言,追问着某批货物的下落。看得出,他并非大公司总裁,但从他咬牙切齿迸出来的语词中,约略可知他麾下的那家企业疫情后已全面复工,倘若该批追问中的原料迟迟不到,就会影响已订购产品的如期交付。他的声音略显沙哑,大声说话时总在嗓门的拐弯处,出现一个好笑的滑音,像是有人正在不停地跌跤。他终于疲倦了,扔开手机呼出一口长气。

列车员在兜售了一阵高铁列车模型之后,开始兜售每份40元的牛肉炒蛋盒饭。嗓门打滑的企业家发出了均匀的呼噜,偶尔抖索一下身体。从他的裤袋里传出叽叽叽的手机铃声,无人理会,过了一会又不甘心地叫了起来。另一只手机似乎也响过一阵子。我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我觉得他有必要早点获知喜讯,便推了推已把脑袋倚在我肩上的他。从梦中陡醒的他茫然地瞪着我,我微笑着指了指他的裤袋。他拨通,两三句方言之后,脸上刹那间开出一朵花,毫无顾忌的笑声一点也没打滑。

4

记忆中第一次乘火车旅行,是在我的童年。父亲意外地发现了我的近视,带着我前往上海求医。余姚火车站和上海北站规模有异,却同样混乱拥挤,绿皮硬座车厢充斥着经久不散的尿臊味。但这次注定徒劳的求医之旅,却让我见识了每小时40公里的火车速度,记住了余姚到上海的42个站点,对窗外掠过的景色痴迷不已。

无法统计如今的我已乘过几回火车了,但乘火车时想方设法坐在窗边,于我已经形成了习惯。昔时的乘火车出行,既有享受,毕竟我们获得了交通之便,同时又是受罪,拥挤、闷热、喧哗,绝望的烟味尿臊、临时且久久停车、无座久立,以及越来越不满足的车速,所有的一切足以让人犹豫,可我还是渴望坐在列车窗边,享受一次痛快淋漓的旅行。

需要不无激越的速度,需要连绵不息的景色,需要舒适温馨的环境,需要有人交流共享……“一阵雷鸣/一阵大教堂的钟声,一阵周游世界的船声/将整列火车和地上潮湿的石基托起/一切都在歌唱。你们会记住这情景。继续旅行吧!”(特朗斯特罗姆)疫情过后,秋天深熟,一列高速奔驰的火车贴地飞行,辽阔大地上,果实的芳香在洁净的空气中袅袅升腾,安详、富足、清新、饱满,充满活力和希冀,是这片美丽景色最恰当的注释。

列车驶过金衢盆地,驶过萧然山,驶过钱塘江,我们已经身处这座以爱和美景著称的城市。

图片摄影 张贞宁

来源:杭州日报    作者:孙侃    编辑:钟一鸣    责任编辑:方志华
『相关阅读』
杭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杭州网(包括杭州日报、都市快报、每日商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杭州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杭州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杭州网(包括杭州日报、都市快报、每日商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杭州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杭州网联系。
新闻 城市 经济 社会
持续推进这“七个圈”!杭州都市圈要打造国
杭海城际铁路预计明年6月通车!2025年
“筑巢引凤”,大学毕业生、来杭人才住房得
公正与效率,在网络互联互通!杭州互联网法
上城区家庭养老床位试点一周年 234位老
“新消费•醉杭州” 杭州中国丝绸城步行街
向英雄致敬!浙江表彰16位见义勇为先进人
成立工作组研究“武则天她妈”?灵山县道歉
“杀妻焚尸案”开庭审理
云南破获一起特大运毒案 缴获冰毒近50千

杭州影像


剪纸话清廉

救命神器“AED”...

杭州地铁6号线“小...

朝晖公园的银杏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