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网
Eng|繁体||
您所在的位置:
杭州网 > 慢读杭州
 
 
护工
2020-06-23 08:14:20杭州网



值班护士进来,我还以为是病人起来了,条件反射跳起来,伸手去按牢护士

呵呵,农村人,对称呼其实不讲究,你对我“喂”一下,我都会抬头。

城里人文明,来医院当护工后,比我年纪大的,叫我小张。差不多年龄,或者比我年纪小的,都唤我张师傅。也有叫师傅的,我都嘿嘿一笑。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信任我,我的付出得到认可,这才是关键,很值得。

我是安徽芜湖人。刚来的时候,妹夫在滨江的武警医院照顾重病号,我就蹲在急诊室旁边接活。等了整整六天,一个顾客都没等到。那时的想法,杭州不需要我,连最累的护工活都没人要我,我待不下去了。

我妹妹也是做护工的,她每天给我打电话,叫我不要着急,说我们是出力气的人,还愁找不到活吗。终于,第七天,急诊室来了一个男病人,我简直比捡到个宝贝还兴奋。工钱说好130元一天,做得好,再加到150。

做这行,抢饭碗的人很多,但那些都不是“正规军”,不用抽成上交公司,所以愿意压低工钱。不过,跟在老家比,这里的薪水我很满意了,我暗下决心,必须打好开头这一仗。

这个病人神志有些恍惚,动辄去拔身上的管子,还会掀掉被子出走。我得对病人和家属负责,好好看住他,晚上根本不敢合眼。后半夜,我静悄悄坐着,迷迷糊糊想打盹。值班护士进来,我还以为是病人起来了,条件反射跳起来,伸手去按牢护士。护士吓得连连退后:张师傅你怎么了?

连续八天,都是我一个人,快坚持不住了。后来几天的下午,病人家属来换我,我才可以去睡上几个钟头。

出院时,病人家属对我的工作很满意,一天好几个“谢谢谢谢”,主动给我加钱,还留了我的电话,说下次有熟人来医院一定推荐我。

一直没说我以前是干什么的。我也当过小老板,和朋友合伙开木材加工厂,手底下有十来个工人,还有自己的厂房。说起来还是自己没经验,太相信别人了,代销商把我们的木材赊去,转手卖掉,钱一次也没付。拖欠款累积到120万时,已经找不到这个人了!

厂子散伙后,生活还得继续。我是一家之主,孩子们要读书,要嫁要娶,要造房子,一点不能含糊,总要想方设法找一条出路。

我半路做过水电工,打过各种零工,后来我来杭州做护工,一直做到现在。生活待我不薄,我也懂得感恩。能靠自己的双手养活一家人,我觉得特别踏实,挺好。

病人的儿子跟他姐姐说,张师傅做得真好,连我们亲儿女都做不到

照顾手术后的病人,一定要克服心理障碍,不怕脏,当自己的亲人一样对待。我相信,人心都是肉长的,没有捂不热的石头。

前年,萧山一个老人发生车祸,在监护室里20多天才出来,第一晚归我管。我打了七盆水,给他洗头、洗脸、擦身、洗脚,头一盆水浑得没法看。全套卫生搞下来,花了一个多小时。连续几天这样搞,病人身体清清爽爽,精神面貌也焕然一新。

病人的儿子跟他姐姐说,张师傅做得真好,连我们亲儿女都做不到。后来,他们出去吃早餐,也给我带一份。有认识的人进来,他马上介绍说:这个张师傅人很好,你们可以放心请他。

有个温州病人,他亲戚是这里的医生。我早晨端一盆水,给他洗脸、洗手,傍晚给他擦身、洗脚,白天倒尿盆,换衣服。我本身特别爱干净,每次给病人擦身后,毛巾都要用香皂洗清爽,几块毛巾用衣架晾着,整整齐齐。

一天,这个病人说有400块钱找不到了。我一听,头都大了,因为我是最接近他的人,即使他不怪我,我也脱不了干系。我问他,钱放哪,慢慢想。病人说放病服口袋里。衣服每天换,每天收走。统一的病服,不是一件两件,怎么找?万一送去洗了呢?

我叫一位老乡帮忙,两人一起去找。我记得这病人的衣服胸口上有点血迹,就专门找有血迹的。果然给我们找到了,钱也拿回来了。病人高兴,我也很高兴。

为什么要叫老乡一起去?要是我一个人去,万一钱没找到,人家会怎么想我呢?

前年夏天,有个病人胃开刀,身体十分虚弱,照顾起来很费力。我没日没夜照顾了四个月,忙到自己都发烧了。对方很客气,转到重症监护室后,那几天不需要我照顾了,他对女儿说:一定要把张师傅留下来,把去监护室的工资也算给他。

他是担心我去照顾另外人,他出来后又得重新再找护工。趁那几天没事,我回家看老婆孩子,来回五天。等病人病情稳定回普通病房,我再接着护理。其间工资照算,等于是带薪休假。第一次有这么好的待遇,我的喜悦升级为自豪。

那次回家,老婆半夜起来,我当自己还在照顾病人,梦中突然坐起来,一把将她拉住。我老婆吓得魂飞魄散。

三年后,儿子出生。表面上,我们无暇顾及小女儿,但内心背着深深的愧疚

常年在外,不想老婆孩子是假的。有时病人会跟我们谈心,我也愿意和他们推心置腹。话题就这样引开来。

我一辈子最伤心后悔的事,就是狠心把小女儿送了人。

我和老婆先生了一个女儿,小女儿出生后,按规定不能生了。但我们那里重男轻女,看别人都有儿子,我也想再生一个。

那时,有生下女儿的人天不亮将婴儿神不知鬼不觉放到大路边,或菜场,写上生辰八字。大人躲在暗处,看谁抱走。我们没有这样做,给小女儿选了一户亲戚的亲戚,距离比较远,家境比我家还要差点。事先说好以后不能相认。没办法,我们都答应了。

我永远记得女儿出生后第51天,正好是正月初八,天气很好。老婆一早给女儿喂饱,给她穿上新衣服,叫着她的名字,把红包和出生日期放在她怀里。从女儿出生起,我老婆就每天哭。到女儿走的这一天,她哭得更凶,一路上把女儿紧紧抱着,死都不肯放手。

也就是那天,我的心里有一个强烈的愿望,以后无论富裕,还是落魄,一定要把小女儿找回来。

三年后,儿子出生。表面上,我们无暇顾及小女儿,但内心有着深深的愧疚。

老婆给大女儿买衣服,就会问同款小一号的;送女儿去上学,我们就说,小女儿这个时候也该上学了。每年小女儿生日,老婆都会烧一锅面条,我们全家隔空给远处的小女儿过生日。

我们经常跟两个孩子说,你们是三姐妹,姐姐有一个妹妹,弟弟有一个姐姐。他们也特别懂事,每次说起小女儿,姐姐会说,我想妹妹,妹妹什么时候能回来。儿子也会说,我想姐姐,我要和两个姐姐在一起。

女儿之所以变成今天这样,是我们一手造成的,自己酿的苦果自己弥补

我们每年都在打听小女儿的成长和学习情况。那边传过来的信息不多,只说长大了,挺聪明的。后来知道,女儿上小学时也从同学口里得知,自己不是父母亲生的。她想找我们,却不知道芜湖在哪。

那些年我们一直信守诺言,没有一次去找过女儿。但我一直记得她养父家那个地方,什么路,哪里转弯,有什么特别标志。等到大女儿考大学填志愿,我说,去合肥吧,你妹妹在那里。

我送大女儿去学校,再去看当年的地方,都大变样了。我开始害怕找不到小女儿,一方面让大女儿在合肥打听,一方面自己不停找。小女儿20岁时,我们渴望一家团圆到了极点。

终于拿到小女儿的联系方式了!第一次通电话,老婆在电话这头哭,女儿在电话那头哭,母女俩哭了一个多小时!可怜呐,原来我的小女儿16岁初中毕业,考上了高中,但养父家没让她去读。她给那边的姐姐看孩子,接着给那边的哥哥看孩子。后来到工厂里上班。而在我们身边的大女儿和儿子,都考上了正规大学。

那一个月,母女俩天天电话两头哭,电话费打了600多元。我老婆实在太想女儿了,想把她接回来,和她说家里盖了新房,住的吃的都没问题,还可以帮她找工作。

小女儿回来那天,我们家都是人,村里人都替我们高兴,说我女儿出落成一朵花。很多人家也后悔,小时候把孩子送掉,时间长了,各种原因,好多想找都没找到。

小女儿回来住下了,但问题也来了。她多年养成的饮食习惯和我们不同,我老婆烧的她不吃,非要吃方便面,吃辣条,每次都要重新为她开小灶。我上高中的儿子看不下去了,姐弟俩吵起来,发展到打架,把家里的桌子都掀翻。

老婆给她找了工作,买了电瓶车,还陪她去上班。她偏不去,在家看电视,打游戏,早上不起来,晚上不睡觉,就是和我们唱反调,各种作,各种闹,嘴巴上自始至终一句话:你们太狠了!

回过头去想想,女儿也没错。姐姐上大学,弟弟成绩好,只有她在社会上混,要不是从小被送出去,她也会上大学,有稳定体面的工作。20岁的小姑娘,难免心里不平衡,要发泄。

唉,女儿之所以变成今天这样,是我们一手造成的,我们有责任,自己酿的苦果自己弥补。与送人时的心痛心酸一样,我们只能慢慢接纳她,用温暖感化和修复她的心。

我老婆对小女儿,像对待青春期叛逆的孩子,一点不跟她争,总是耐心,迂回,以柔克刚。现在小女儿生活很好,结婚了,有了孩子,工作也不错,在公司里也是小头头。只是,她到现在都不肯叫我们爸爸妈妈,但我们一点不怪她,只要她心里高兴就好。

有的人素质高,很尊重我们,说话做事相当客气。有的人就得小心翼翼,赔着笑脸

考虑到孩子们都长大了,我把老婆也叫到杭州来。我们还不算老,在一起有个伴,总比两地分开好。

刚来那会,我老婆一个月瘦了7斤。你想想,住院部一个房间最少3张床,最多6张。一床一病人,一个家人,加上亲戚朋友探望,进进出出,嘈杂程度可想而知。特别是新来的病号,基本两个人以上陪着。第一晚要挂4袋盐水,有吸氧机,有导尿管、引流管,晚上是不得安宁的。

同一个病室,只要有一位翻身,一位咳嗽,一位喝水,真的连放个屁,一屋子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护工没有床,就是椅子,白天,中间一拎是椅子,晚上解锁一拉当床休息。有时病人家人陪床,我们不能打地铺,就找一条板凳,靠墙坐一夜。

为啥不外面租房子?做护工这行,都是一家一家的来,但谁都不租房子。一个是贵,医院旁边都是黄金地段,租不起。再一个不实用,根本没时间去住,谁会花钱买个摆设?

所以,住院部做护工的夫妻不少,但都是名义上的夫妻,连衣服都是各洗各的。天天能打照面,说上几句话,吃饭基本在一起,算不错了。像我们这个年龄,在老家要找份工作,也不太容易。现在这样不要吹风淋雨,不要挑担下地,还想怎么样呢。

人,一旦成了病人,心态或多或少不一样。有的人素质高,很尊重我们,说话做事相当客气。有的人就得小心翼翼,赔着笑脸。

我碰到过一个病人,因为刀口痛,完全不能说话,只能靠眼神和手势交流。一开始,他对我很排斥,总皱着眉,问他也不爱搭理。他的痛苦我很理解,他是病人,我是护工,我摆正自己的位置,寸步不离,轻声细语,尽心照顾,三天后他对我的态度360度大转变,越来越友好。病人出院时,除了工资,还送我一个红包,说给我充话费。

我老婆也遇到过难伺候的病人,为了不长褥疮,需要两小时翻一次身体。病人可能不懂,也可能心情不好,给我老婆摆脸色。女人心思多点,很难过,我跟老婆说这没什么,我们也要尊重病人,他们是上帝,该委屈的时候委屈点没有关系,只要我们自己做人做事对得起就可以了。

还有一个病人,管子从鼻孔穿到肚子里,有一米多长,病人一难受就拔掉。我老婆是照顾她的第四个护工了,看她把管子拔掉,就告诉护士,病人就骂我老婆,什么话都骂,骂了一天一夜。还说她的衣服找不到,是我老婆拿走了。气得我老婆都不想做了。

这事也是我劝住的,老婆向来比较听我的话。我说你就让她骂几句,她是病人,再说现在是淡季,人不多,也不累。要是你不做,你就成了第五个。回公司去证明你也是和别人一样,稍微难搞一点的病人你就做不了。要是你咬着牙挺过去,这你就比别人做得好了。一个月后病人出院,她儿子拉我老婆去饭店吃饭,好好地感谢了一番。

住院楼的护工,都是一个带一个。我们可以说是一个家族团队

住院楼的护工,我们安徽的比较多,都是一个带一个。妹妹带我,我带我老婆,现在我哥哥嫂嫂、我外甥也在这里做护工。我们可以说是一个家族团队。

歇下来,我们说说家乡话,特别亲切。中午,我和妹妹过天桥去一家大食堂替一家人买饭,那里干净卫生,也实惠。有时,上天桥时头晕乎乎的,一定得抓牢自动扶梯,眼睛稍微闭一闭,才缓过神来。

我们也会改善伙食。这里开水随你用,电饭煲、微波炉都用不来。看人家买焖烧锅,我们也花了120元买了一个,比保温杯大一点,能放四五个芋艿,大土豆的话一个就够了。刮皮,切块,放点生姜、辣椒,与仔排一起焖一个上午,酥到肉和骨头都分开了。

有时萝卜烧肉,一星期两次,放在小方凳上,就这么一个菜,荤素汤都齐了,对我们来说就是满汉全席了。只有一张凳子,通常我老婆坐着吃,我站着,一天最要紧的一顿就心满意足地解决了。

青菜也焖,洗干净,拧一下,开水泡一会,水倒掉,再泡一会,再倒掉,重复三次,我们的青菜味道熟,颜色碧绿,很香很好吃的。

我们从来没有窝里斗这样的事,大家是老乡,要讲义气。他们没有活,我活多,我来不及做就让老乡去,要求是不能给我砸牌子,只能做好,这是前提。

有一个五六年前我护理过的病人,又来做鼻息肉手术。人海茫茫,护工这么多,他能找到我,也是一份难得的信任。本来我准备和老婆一起回老家的,盛情难却,我二话没说留下来。

现在我可以不休息不睡觉,两天两夜没问题,主要是靠意志力,我一定要坚持下去,我一定行。

我50多岁了,再干几年,真的干不动了,就告老还乡。想一辈子在这里,做个真正的杭州人,不现实。还是以后带老婆和外孙来杭州好好玩玩吧。我外孙每次视频都说,别人的外公外婆都在家陪他们玩,你们为什么不在家?每次我都心里酸酸的。

今年因为疫情,春节后我们一直在家待着,来早了还要自己住旅馆,不合算。后来疫情稳定了,我们才出来,家里人和亲戚全都一起过来了,到杭州这家医院已经三个多月,病人比较多,挺忙的。对了,我们来杭州后,先是隔离了一星期,又做了核酸检测,没问题才上岗的,现在一切都好!

来源:杭州日报    作者:口述 张师傅 整理 丹淡    编辑:钟一鸣    责任编辑:方志华
『相关阅读』
杭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杭州网(包括杭州日报、都市快报、每日商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杭州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杭州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杭州网(包括杭州日报、都市快报、每日商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杭州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杭州网联系。
新闻 城市 经济 社会
定了!商合杭高铁合肥至杭州段6月28日正
“一码解纠纷(诉讼)”平台正式上线
扫码查溯源 “浙冷链”正式上线 浙江在全
端午热销食品能放心吃么?杭州最新抽检结果
少盐少油控烟控酒!“送健康进社区” 活动
如何合理膳食优化饮食结构?“送健康进社区
食不过量让身体动起来!“送健康进社区”活
文身就是学坏?女排队长朱婷文身曝光引发争
男子地铁偷拍裙底被抓
薯片加工环节能传播病毒吗?听听专家们怎么

杭州影像


传统糕点热销

紫色花海

雨中赏荷

民间艺人 献礼亚运...
护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