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英:巾帼泪
杭州网  发布时间:2021-03-24 14:33   

杨光,蒋忠,章文英,富阳,毛英

↑章文英旧照(章诚华供图)

向她要了张一寸的50年代在杭州慧光照相馆拍摄的半身像片。

像片中的她,年轻、端庄、清秀,额前飘拂着几缕略显零乱的发丝。

现实中的她,随和、平静、慈祥,是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

从照片到现实,在她的脸上寻寻觅觅,并又张开想象的翅膀,说什么也难以相信她曾经有过那么动人心魄,催人泪下的一幕。

这是1948年6月18日的上午……

“站住!”她碰上了巡逻队。一声紧似一声的盘诘。她从容问答:“教书的。”“母亲死了,回诸暨家中奔丧。”

上下打量,看她身穿灰布旗袍,衣襟上插着钢笔,倒是像个山村女教师。巡逻队要带她进据点,她顺从地跟着走,脚步很快。途中,她毫不经意地问了一句:“是不是有个章队长,他是我舅父的女婿,该叫我表姐呢!”这话,前前后后的人都听到了。

四面环山,双溪相会,旧时出过许多达官贵人,号称阳宅之地的富阳南乡古老的大章村到了。三年前,浙东浙西的新四军曾经在这里胜利会师;如今是国民党富阳、萧山、诸暨三县剿共联防指挥部所在地,桥头、路口都筑了篱笆,安了铁丝网。夏日的阳光格外明朗,展眼看去,偌大一个人烟稠密的村镇,死气沉沉。

到了,她认出这正是章某的家。

姓章的已在家中等候。

大门在她的身后关上了。楼上楼下,整栋房子就只剩下两个人。

相见之下,她悲愤填膺,张口斥责,声音不高,字字喷火:为人在世,言而无信,行尸走肉。昨天晚上,你的队伍在北坞村口打死了蒋忠,对路西人民犯下了大罪。

路西,包括浙赣铁路萧山、诸暨段以西,富春江以东富(阳)萧(山)诸(暨)桐(庐)浦(江)五县互相接壤的地域。蒋忠牺牲前担任路西县县长,会稽山人民抗暴游击副司令。

姓章的刚一听部下向他禀报,巡逻中扣押了一个书生模样的女子时,心下便已断定她就是共产党的地下工作者、蒋忠的妻子。为了某种个人目的,章某要保护她。她劈头盖脑一顿责骂,骂得他脸孔火辣辣的,心里实在不好受。但他忍住了,又一次请茶让坐,赶着向她解释:北坞村口的不幸是“巧碰巧”。大章村搞三县联防,一个县各派出一个分队的武装,统一归他率领。昨天一早,是他指派萧山的曹斌分队护送富阳县长回城,没想到会在北坞村口与蒋县长不期而遇,一枪就给打中了,更没想到…

他讲这些,是要说明他并非言而无信。“联防队夜不出扰”的口头协议,正是她代表共产党方面与他当面讲妥的,是他应诺了的。

他说的情况是真是假,日后自会水落石出,重要的是眼前。她说:“那好,你依我三条。人死了,不能曝尸山野。这是一。”

“尸体已经入棺,可不是完尸。”

她大吃一惊,如雷击顶。但她终于未曾失声失态,忍受着内心的极度痛苦。

她又说了第二条,要他归还蒋忠的短枪和从他身上搜走的文件、笔记、印章。

“第三条,马上放我走。”

“那是自然,吃了饭就派人送你出警戒线,要不就送到你要去的地方。”

看来,姓章的并非言而无信。自己是个弱女子,能有多大力量,还不是因为背后有党,有人民!

从昨晚在北坞惊闻噩耗到现在,她老想着痛哭一场,却没有地方哭,没有时间哭。哭,会使她暴露;哭,会连累落脚的人家;哭,会延误她去寻找党。欲哭而不能,她倍觉悲痛。这样的痛苦,旁人很难体会。

杨光,蒋忠,章文英,富阳,毛英

↑杨光旧照(杨明供图)

一天又一天,她终于在第七天上找到了党。面对着丈夫亲密的战友,路西县县长的继任者杨光同志,面对着三年前自己一度与党失去联系时,不避艰险,多方设法与她接上组织关系的领导人杨光同志,听他代表党组织向她表达深切的慰问之情时,她实在再也抑制不住满腹的悲痛,一头扑倒在桌子上。忽然,又听得杨光向她传达党组织要她公开出任路西窈口区区长的决定。她猛一下抬起了头,双目泪水盈盈地望住了杨光。

杨光凑过去与她商量,要她从了蒋忠原来的姓氏,改杨美英为章文英,并以章文英的名字签发窈口区第一个布告。

泪眼蒙蒙,她颔首应允。

无须多说,她领会党组织的意图。一个人倒下去,千百个人站起来;丈夫牺牲了,妻子挺身而出;蒋忠久在路西工作,又是富阳南乡人,他的不幸牺牲,党内外群众十分沉痛,从了他的姓,符合群众的心愿,符合当时当地群众的觉悟水平,切合路西的民情风俗。一句话,有助于鼓舞群众的斗争精神。

杨光,蒋忠,章文英,富阳,毛英

↑路西县政府公函(杨明供图)

真快呀,杨光已经叫人用剪刀刻下一方石章,就着印泥,试盖了一下,很好。于是又写出窈口区人民政府第一号布告,在区长的签名下面盖上了鲜红的“章文英之印”。

章文英这才向杨光倾述了自己的悲痛心情。她什么都说了,唯独没说自己已经怀孕三个月了。

党啊,母亲!容你的女儿再过一些日子告诉你吧!

1920年出生的章文英,如今在杭州延安新村安度晚年。

可敬的杨光也健在,就住在杭州朝晖新村。

老人,新村,新村,老人,怪有意思的。

作者:毛英,1991年5月

编后:《巾帼泪》,《下乡二题之:跌落了忧虑》和《》均收录在毛英《抚今追昔》一书中。这三篇文章都与富阳的革命烈士蒋忠有关。在编辑收集资料的过程中,有幸联系上了蒋忠与章文英的后人章诚华,及《巾帼泪》文中杨光的后人杨明,从他们手中得到了章文英及杨光的照片。

2016年11月8日,浙江老年报刊登了章文英写的《忆我的前夫蒋忠烈士》一文。

据2019年1月29日的杭州日报:1月19日凌晨1时45分,章文英在杭州逝世,享年99岁《章文英同志生平

▼延伸阅读▼

毛英:马蹄得得

我的红军太爷爷——毛英

来源:《抚今追昔》  作者:毛英  编辑:郭卫
返回
在编辑收集资料的过程中,有幸联系上了蒋忠与章文英的后人章诚华,及《巾帼泪》文中杨光的后人杨明,从他们手中得到了章文英及杨光的照片。1920年出生的章文英,如今在杭州延安新村安度晚年。”“母亲死了,回诸暨家中奔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