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梯田
杭州网  发布时间:2021-10-13 13:34   

今年的天气很是特殊,夏日里有将近半个月的阴雨秋凉,秋老虎却肆虐到了国庆长假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一年四季仿佛只有夏冬两季,夏天占了大半。杭州坐高铁到丽水只需一个半小时,从丽水市里出发到云和景宁等县也就一个多小时的路程,交通极为便利。二十年前去龙泉职高交流,我们早上七点多从杭州出发,沿着颠簸的小道和崎岖的山路,傍晚六点才到了龙泉,哪里有现在这样便捷。

杭州近郊已经很难见到大片农田了,金黄色沉甸甸的稻田和麦浪都是出现在他乡或者记忆中,云和的梯田倒是勾起了我们童年的回忆。

从前,我们努力读书,追求的是跳出农门,逃离双抢劳动的苦日子。现在有了杂交水稻和单季稻,插秧和收割没有了季节紧迫性,抢收抢种赶时间也就没有这个必要了。

丽水多山,很少见到大片的农田。为了口粮,山区农民见缝插针,在山坡上垒砌石块,筑起了层层梯田。因为梯田的面积实在太小,又处在山坡上,大型机械化劳作无法展开,只能依靠人工,可见山民的口粮是多么的珍贵。

云和的梯田不像我们钱塘泗乡的农田四方四正的一块一块,更不像北方农田的一望无垠。云和梯田的错落有致使人更加体会到山民骨子里的刚劲和情怀。

太阳即将下山,收割的人们也忙着把稻谷担回家。现在用的都是石棉袋盛放稻谷,很少见到麻袋。一根扁担,两只盛满了稻谷的石棉袋,几乎压弯了山民的腰。空手登山已经很累,何况还要肩挑百来斤的重担,用我们泗乡话来说,就是一脚不来,一脚不去,其中之艰辛只有山民自己知道。当年我们在水田里收割,烂泥田里挑谷担,好像红军长征过草地里的泥淖,每一步都是非常艰难。劳作了一天,累了,山民登几个台阶就不得不休憩一下,擦一把汗,陪伴他的黄狗也半蹲着,凝视着主人,伸出舌头喘口气。

云和梯田美在四季,或云海,或朝霞,或晚霞,各有景致。哪怕是空着的层层水田,也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

山里人珍惜每一寸土地,田埂边种植毛豆,水里养殖田鱼,到了晚上,都成了餐桌上的珍馐佳肴,主人更是自豪地介绍嫩毛豆和老黄豆磨豆腐工艺的区别,罗列养田鱼的好处。

没有高速公路时代的大山里,山里人如何走出山乡,怎样和外界联系,实在是我们这些省城近郊的人难于想象的,有的人可能一辈子都没有进过县城,但科举制度和高考制度给了大山里人一个公平的机会。离云和梯田不远处的景宁县大漈乡,古木参天,历经千年的古桥和古寺保留完好,有着“寺祠院三观同址,宋明清三代同堂,儒释道三教合流,古寺、古树、古桥三古荟萃”的美誉,梅氏一门九进士的奇迹更是给我们许多启迪。

宋真宗说:“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读书考试给了大家一个一个公平的机会,也给了大家一个阶层流动的阶梯,好像云和梯田的攀登者,向上就有希望,自己受着种田的累,含辛茹苦供给孩子读书,盼望着孩子走出大山过上好日子,这不就是我们父辈希望我们长大后的“出山”吗?

中国古代读书做官后,大都是衣锦故里,置田买地,叶落归根。回乡官员,带回家乡的是眼界,是学问,更是一种氛围和希望。有钱人修桥铺路办学造祠堂,让家族和乡里的孩子接受良好的教育。族里的义学,让贫苦但又特别聪明好学的孩子一个机会,让他们从学习中接触了解外面的世界。吕蒙正、诸葛亮、于成龙等古代名臣不都是山里走出来,吃着梯田稻米长大的山民孩子吗,教育给了他们成为国之栋梁的机会。

云和梯田的鲫鱼味美,稻米饭香甜可口,稻米酿制的酒醇浓郁香,就像山里朋友的淳朴。

作者:袁长渭,1964年5月出生于浙江杭州,中学高级教师,多年担任中学校长,曾经担任西湖区教育局副局长、蒋村街道办事处主任、转塘街道党工委书记和西湖区发改局局长,现任西湖区灵隐街道人大工委主任和西湖区作家协会副主席。 爱好写作和摄影,出版个人专集《钱塘往事》《钱塘山水》,个人的公众号为《钱塘往事》。

▼延伸阅读▼

阵雨隔牛背,“双抢”时让农人既爱又恨的雨

金灿灿的五千亩…富阳节水抗旱稻丰收啦!

来源:微信号:钱塘往事  作者:图文:袁长渭   编辑:郭卫
返回
吕蒙正、诸葛亮、于成龙等古代名臣不都是山里走出来,吃着梯田稻米长大的山民孩子吗,教育给了他们成为国之栋梁的机会。”读书考试给了大家一个一个公平的机会,也给了大家一个阶层流动的阶梯,好像云和梯田的攀登者,向上就有希望,自己受着种田的累,含辛茹苦供给孩子读书,盼望着孩子走出大山过上好日子,这不就是我们父辈希望我们长大后的“出山”吗。杭州近郊已经很难见到大片农田了,金黄色沉甸甸的稻田和麦浪都是出现在他乡或者记忆中,云和的梯田倒是勾起了我们童年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