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中国最早的“医药保健节”
杭州网  发布时间:2022-06-02 12:22   

提起端午节,很多人首先想到的是“吃粽子”或者“赛龙舟”。但其实,端午节除了这些传统习俗之外,还包含着极其珍贵的公共卫生防疫观念。

据《武林旧事》记载,南宋时,每年一到五月初一,临安宫中就开始在阁中门壁上张贴“帖子词”——翰林院专门为宫中宴饮写的词,早早开始准备过端午。

但实际上,纪念屈原只是端午起源说法之一种,其他还有比如纪念伍子胥说、纪念孝女曹娥说、古越民族图腾祭说,等等。那么端午起源的真相究竟是什么呢?这恐怕还是要从“端午”这个名称说起。“端午”一词,最早记载于西晋名臣周处的《风土记》,与夏至节气有关:“仲夏端午谓五月五日也,俗重此日也,与夏至同。”所以,“端午”又名“端五”。

另外,按照干支纪年法,农历五月为“午月”,午对应数字七,七是奇数,属于阳数,所以端午又称“端阳”“重五”“天中节”等等。对于这个日子的习俗,《后汉书·礼仪志》就明确指出:“仲夏之夜,万物方盛,日夏至,阴气萌作,恐物不茂…… 故以五月五日朱索五色印为门户饰,以难止恶气”。古人认为,夏至阳气极盛,但是阳极阴生,所以,五月五日这天,要用红绳子和五色印来装饰门户,来镇压邪气恶气。

《齐民要术》也提醒人们:“五月芒种后,阳气始亏,阴匿将萌,暖气始盛,虫蠹并兴……是月也,阴阳争,血气散,夏至先后各十五日薄滋味,勿多食。”意思是说,农历五月炎热多雨,而且虫鼠活跃,比如民间常说的蛇、蜈蚣、蝎子、蜥蜴、蟾蜍等“五毒”,就多出没于此时,容易滋生细菌,诱发疾病,与时令相应的,人心也容易躁动难耐。所以《荆楚岁时记》称“五月俗称恶月,多禁”,五月五日则被称为“恶日”。

▲《端阳故事册》之悬艾人,清代徐扬绘。(故宫博物院)

既然是“毒月”“毒日”,那么古人认为,当然也是最合适于送“不详”。所以,古人过端午节时,人们会有一系列与之配套的“驱邪避毒”仪式,苏轼《浣溪沙·端午》一词中就描绘过这样的场景:“彩线轻缠红玉臂,小符斜挂绿云鬟”。

临近端午日,人们饮雄黄、沐兰汤,为避免“邪气”“毒物”侵入人体,七岁以下的幼童也要缠挂麦秸做的项链,妇女则佩戴象征“五行”的五色丝线,宋人《东京梦华录》和《武林旧事》中还提到有百索、艾虎、紫苏、菖蒲等辟邪物什。一些老杭州可能至今还记得,旧时有给小孩子吃蛤蟆的习俗,清火解毒,可保夏无疥节,或者往蛤蟆口中塞墨锭的,悬挂起来晾干做成蛤蟆锭。这样看来,在古人,端午的确倒更象是一个“卫生防疫日”。

↑视频自杭州市委党史研究室

(杭州市人民政府地方志办公室/杭州学习平台)

古时有端午药浴的习俗,以松、柏、桑枝、艾叶等药草煮成汁水,沐浴其中,防疫健体。此草药水即为“沐兰汤”,所以端午节别名“沐兰节”。

需要注意的是,这里的“兰”不是指兰花,而是菊科的佩兰或草药,有香气,可煎水沐浴。屈原的《九歌·云中君》中亦有“浴兰汤兮沭芳”之句。

端午还有佩戴香囊的习俗。香囊中装有多种植物药材,药香清新,有化湿气、提神醒脑、驱除蚊虫等功效。

随着中国进入现代社会,端午节走向世俗化,由此,端午的纪念仪式,也逐渐从驱鬼防疫,转为对屈原、伍子胥等英雄人物的纪念。

▼延伸阅读▼

钱塘元帅庙会,杭海两地特有的民间艺术节

《杭城·四时幽赏》一卷跨越四百年的时空对话

来源:杭州市人民政府地方志办公室/杭州文史  作者:中河  编辑:郭卫
返回
古人认为,夏至阳气极盛,但是阳极阴生,所以,五月五日这天,要用红绳子和五色印来装饰门户,来镇压邪气恶气。对于这个日子的习俗,《后汉书·礼仪志》就明确指出:“仲夏之夜,万物方盛,日夏至,阴气萌作,恐物不茂……故以五月五日朱索五色印为门户饰,以难止恶气”。随着中国进入现代社会,端午节走向世俗化,由此,端午的纪念仪式,也逐渐从驱鬼防疫,转为对屈原、伍子胥等英雄人物的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