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英:早!
杭州网  发布时间:2021-03-24 15:47   

相关阅读:

毛英:巾帼泪

毛英:下乡二题之跌落了忧虑

星光闪烁,银霜铺地。

天色未明,空着肚子赶到鹳山脚下的停车场,盼着能乘上头班车,要不就得在富阳城中耽搁几个小时。66岁了,仍是个急鬼。

性急也有好处,乘车的人不多。车子开得很快,太阳刚爬到一竿高,我已来到了富阳诸暨萧山三县相接的章村(即常绿镇)。

我是为搜集游击队领导人蒋忠烈士的事迹而来的。待找到乡镇府(现已撤乡为镇)时,有的人还没起床。接待我的乡文化员名叫毛焕祥,毛对毛,五百年前共一家。他笑着说:“你来工作太早,来走亲戚正好。”

这是1991年2月23日,旧历正月初九。“早”,是讲过年还没过完。“本家”说:“来得早也好,家家有酒有菜,饭食好,处处不会扑空,采访好。”

果然,三天的东访西走都很顺利。

住的是一家个体户旅馆,上下三层,六七个房间,就只有我一个旅客。这是我以前无数次的出差中不曾碰到过的。登记的时候,老板同我讲定,一人一单间,连吃带住,每天12元。房内一床一桌一椅一只痰盂一把暖水瓶,别无他物;床上棉被厚重,枕头里灌的是谷壳。房间清静,窗对青山,正适合写作。老板娘管我的吃,一日三餐,餐餐都让我现点现烧。我说,随便,她却不肯随便,报出许多的菜名和饭食来。就说早饭吧,粽子、年糕、米果、饼子、面条、稀饭,每餐数样。端来的菜,倘有剩下的,就要问是不是烧得不好。后来又一定要我到厨房里去看。乖乖,上下三格的菜橱全是现成的菜肴。可刚一拉开橱门,她就关上了,说城里人不爱吃隔夜的菜,要我往地上看,往缸里,瓮里、墙上看,还拿出一截粗壮的毛竹筒,盖一掀,香气四溢。哈哈,今日真是开了眼界,见到地道的竹筒咸菜了。兴致勃勃,脱口而出:“就来个冬笋炒咸菜吧!”四天的小灶,直调理得我日日胃口大开。这又是我从没碰到过的。

还有更稀奇的,夫妻俩夜夜都要领了13岁的女儿笑喜、5岁的宝贝儿子笑乐到镇上去做客,把一大串的钥匙交给了我,把一只狼犬交给了我,叮嘱再三,不到深夜十点半,不能把狗放进家来。开头,我不肯接受,“好大的一份家产,偷了、抢了怎么办?”老板娘说:“还要我们给你付工钱不是!”仿佛我已是他们家的一员。

临走的前夜,那一大串钥匙又放在我的桌子上了,说是明天早上不送我了,自己开了铁栅门出去,把钥匙朝屋子的角落里抛进来就可以了。

这是一次充溢着新春喜气和浓浓乡情的出差。

遗憾的是,上车前,黑灯瞎火地一脚踩空,跌进了路边的水沟,落得个胸腔严重挫伤,回杭州后卧床10天,很是吃了一点小苦。

作者:毛英,1995年11月。

▼延伸阅读▼

毛英:马蹄得得

章文英:忆我的前夫蒋忠烈士

来源:《抚今追昔》  作者:毛英  编辑:郭卫
返回
▼延伸阅读▼毛英:马蹄得得章文英:忆我的前夫蒋忠烈士。住的是一家个体户旅馆,上下三层,六七个房间,就只有我一个旅客。哈哈,今日真是开了眼界,见到地道的竹筒咸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