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英:下乡二题之跌落了忧虑
杭州网  发布时间:2021-03-24 15:10   

相关阅读:

毛英:巾帼泪

蒋忠烈士,蒋忠,章文英,毛英,兰溪毛英

↑富阳常绿石梯古道(图自富阳档案)

前后去过不少革命烈士墓地,都听说“很少有人凭吊”。难道历史被尘封了,烈士被遗忘了?带着这样的忧虑,我从富阳县城来到了蒋忠烈士的家乡。

事前,访问过不少散居在各地的烈士的亲人、战友,在县里又读过烈士留下的一本本笔记及大量的有关史料,自信写一篇纪实文学作品已经不愁“无米之炊”了。但我仍是来了。

这里,四县毗邻,山峦重叠,竹林似海。烈士在他18年的革命生涯中,除了坐牢7年,其余的11年中就有6年是在家乡一带打游击。先是抗日,日本投降后,浙东新四军奉令北撤,他被留下坚持原地斗争,担任相当于一个县的地下党特派员,即县委书记。起初有十几个人七八条短枪,到后来,散的散、亡的亡、投敌的投敌、只剩下两个人,且又相互失去了联络。可以想象,这段时间是最为艰难困苦的了。

一个老太太给我捧来一个竹筒,黄橙橙,矮墩墩,圆鼓鼓,上下两圈竹节,下节作底,上节作盖,灌水不漏,盛饭保温,手里提得,扁担头上挂得。当年,她就是带了这样的竹筒,装作砍柴的模样去给隐伏在高山上的蒋忠叔叔送饭的。45年前的事,老人还记得十分清楚。一家人勒紧裤带,只能往竹筒里装点苞谷,盛几个熟番薯,藏一撮盐花。撕烂了衣服刮破了脸,好容易寻到叔叔,13岁的她吓得不敢认,叔叔变作了野人,头发像松毛,胡子盖下巴,双眼凹进,浑身皮包骨头…

58岁的老人捧着竹筒说当年,丝毫没有夸耀自己的意思。忘不了她在收起竹筒时细心拂抹、轻挪轻放,好一副虔诚、珍重的神态。可以理解,她是烈士的亲人,有着刻骨铭心的思念。

告别老人,再走10里山路,止步在一个名叫北坞的小山村村口上,这是烈士饮弹仆倒的地方。过往的行人听说我是寻找烈士的足迹来的,全都停住了脚,不一会儿便已围起好大的一圈。他们指指点点,相互引证:这两旁的青山、连绵的翠竹、蜿蜒的溪水都与从前没什么两样,只是脚下的路变得平直宽阔了,踏上去吱吱叫的小竹桥不见了。接着,有人跳过溪坑,顺山脚齐踝的草丛中举步估量,很快就认定了,伸开手臂在身旁虚虚地画了个圈圈,告诉我:“蒋县长、蒋副司令就牺牲在这里。”

“不准,不准!”声音从半空中传来。我们回首翘望,只见背后山顶的竹林里有个人正仰面朝天,双臂左右交替攀附着一棵棵粗壮的毛竹倒退着下山来了,动作快捷有如猿猴。站在我们面前的竟是一位58岁的老人,他不但曾经亲眼目睹先烈牺牲的现场,而且还是亲眼目睹敌人抬了有烈士头颅的粗陶大钵,途径北坞,去往富阳县城邀功领赏的见证人。他赶下山来,不止是为了纠正几步之差的实地,他还向我说明这里本有一条石子小路,四十三年前(1948年)6月的一个夜晚,蒋县长和他的通讯员就是从这条小路上走来的,一位地下党员正在北坞村口等着向他汇报工作,不料就在这里迎面碰上了一个分队的敌人…

1946年只身隐伏大山,1948年公开出任民主政府的县长,会稽山人民抗暴游击队副司令。仅仅两年时间,单是从烈士生前的任职中便能看出,当地的革命力量已经有了多大的发展。国民党统治区的人民起来了,蒋家王朝就要垮台了。可是,“我们的蒋县长在天亮前牺牲了,他是为我们牺牲的。”

我记住了北坞人对烈士的怀念,独自蹲下身去,拨开草棵,细细地翻找。年深日久,雨水冲刷,一时难寻山间小道的痕迹。但我终于还是摸到几块鹅卵石,待扒去一层泥,拂去表面的尘土,贴着掌心摩挲,竟是那样的滑润、光洁。这时,有个年青人说话了:

“小山路没人走了,小山路装在我们心里呢。”

我在附近的小镇上住下了。因听说,小镇上留有不少在梁柱窗门上雕花的老屋,恰巧蒋忠同志又是雕花匠出身,我便存心要去观赏一番。才走了几家,就已经招引了一大群的孩子,他们热情地为我引路,同时又都好奇地向我探问是干什么来的。我据实相告:“来看望蒋忠爷爷。”

“晓得,晓得,蒋忠爷爷。”孩子们对蒋忠的名字并不陌生。这使我来了兴致,“你们知道蒋忠爷爷是为什么牺牲的?”“为了我们。”“怎么为了你们?”“蒋忠爷爷小时候没钱上学,我们都上学。”一个穿着新衣服的女孩子回答。

“蒋忠爷爷活到今天的话,有几岁了呢?”

孩子们全都扳起了手指,好一会,有人报说,“八十,八十岁了。”

蒋忠烈士,蒋忠,章文英,毛英,兰溪毛英

2019年郁达夫少年文学院的同学参观富阳区党史陈列馆,在蒋忠烈士的墓前(图自富阳档案)

↑蒋忠烈士墓

下乡七天,这是最大的收获。离开小镇回杭州的那一天,天没亮去赶车,不慎跌了一跤,右胸肋骨严重挫伤,为此整整卧床一周,吃了一点小苦。但我依旧很高兴,因为我曾经有过的“历史被尘封了,烈士被遗忘了”的忧虑,也连同那一次跌,一齐跌落在青山竹海中了。

作者:毛英,1991年2月。

▼延伸阅读▼

章文英:忆我的前夫蒋忠烈士

毛英:马蹄得得

来源:《抚今追昔》  作者:毛英  编辑:郭卫
返回
带着这样的忧虑,我从富阳县城来到了蒋忠烈士的家乡。这使我来了兴致,“你们知道蒋忠爷爷是为什么牺牲的。站在我们面前的竟是一位58岁的老人,他不但曾经亲眼目睹先烈牺牲的现场,而且还是亲眼目睹敌人抬了有烈士头颅的粗陶大钵,途径北坞,去往富阳县城邀功领赏的见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