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网
Eng|繁体||
您所在的位置:
杭州网 > 杭州新闻中心 > 微观杭州
 
 
袁浦往事,写于双浦乡贤大会前夜
2020-10-15 11:25:23杭州网

从前的钱塘泗乡是定山南乡、定山北乡、长寿乡和安吉乡四个乡的总称,自从1958年人民公社化以后,泗乡由转塘、龙坞、周浦和袁浦四个人民公社组成,范围变小了一些,长寿乡的一部分划给了富阳受降公社,安吉乡的一部分划给了东洲公社,六和塔、徐村、梵村、梅家坞等划给了西湖人民公社。

袁浦人民公社社部所在地就在袁家浦大队,所以公社名称叫袁浦。袁家浦村自然就以袁姓人家为主,据袁浦龙池村张道先生的《定乡小识》记载,从钱塘江南大塘到北大塘,有一条河流,名称叫沿江浦,沿江浦边最大的村庄就是袁姓人家居住的村庄,沿江浦的名字也就改成了袁家浦了。

袁家浦的最东端有个闸,叫东江闸,闸口涨出了沙地,叫东江渚,来自萧山的许多百姓在此垦荒,萧山话中“渚”和子不分,所以,本地人叫“东江(方言,音:刚)子”。也有人说,涨出的沙地像嘴巴,萧山人把“嘴”字念成“子”。

袁家浦的最西南端就是新浦沿村,因为,原先的袁家浦这条河流到龙池村为止,为了连通富春江,新开挖了一段河流,直通白鸟村,也就是新浦,新浦边的村叫新浦沿村。

老沙、新沙、麦岭沙等村,从名字上就可以看出,都是钱塘江里涨出的沙地,各个村庄形成的历史都不长,短的只有不到一百年历史。

钱塘县在钱塘江里涨出的沙地就叫钱塘沙,也就是现在转塘、周浦、袁浦的江边平原地区,据老辈子人讲,钱塘沙上有“葛黄昏、陈半夜、支鸡叫,袁天亮”之说。支、袁、陈、葛四姓小伙子一起坐船来到钱塘江边,就在现在的浦塘村附近的沙地上搁了浅。四个人商量着明天怎么划分这片沙地。

葛姓人家早早生了心思,在黄昏时就去占了一块好地,做了标记。陈姓小伙在半夜时,也接着去占了一块较高的沙地,做了记号。鸡叫时分,支姓小伙也起床占了地盘。  

等到天亮,袁姓小伙起床,与支、陈、葛三个小伙商量怎么分地盘时,好地早已被他们占领了。袁姓小伙只能取了最东端靠江的沙地了,支、葛、陈三个小伙答应,以后新涨的沙地归袁姓人家。这就是支家、陈家、葛家在浦塘村附近,离西山比较近的原因,袁家浦村在最东端。因为大量江沙沉淀,反而使袁姓人家的地盘最大,人口成长也最快。

传说归传说,袁姓人家的祖上来自于河南省汝南郡,也就是现在河南省汝南县,四十年前,我们的风车、箩筐、扁担等的农用家伙上都写着“汝南郡XX”。

我查了家谱,袁氏家族始祖,也就是一世公,叫辕涛塗(公元前701年——626年,辕通袁),官至陈国大夫。

第十三世辕达公,也为《东周列国志》第八十九回记载:“庞涓于火光之中,看得分明,达曰‘吾中刖(音:月)夫之计矣’,说未绝,那辕达、独孤陈两支伏兵见火光,万弩齐发,箭如骤雨。庞涓身带重伤,料不能脱,即引佩剑自刎气喉而绝”。这是历史上非常有名的事件,也就是鬼谷子的两个学生孙膑与庞涓的故事,此文中的“刖夫”,就是被挖去膝盖的孙膑,庞涓照火光,白桦树皮上写着“庞涓死于此”几个字,袁家十三世祖先——辕(袁)达公,率领的伏兵见火光,万箭齐发,庞涓负伤自杀。

第十六世公袁高,生三子,大儿子长生(太康支),二儿子次类“汝南汝阳支”,少政(彭城支),故有“天下袁氏出太康,汝南袁氏遍天下,袁氏旺郡在彭城之说。”这也就是我们现在认为自己是河南省汝南郡人的出处。

第二十七世公袁安,生于东汉光武帝建武十八年(公元43年),卒与公元92年,葬于今河南驻马店市汝南县东四十里平舆境内,1984年,平舆县政府重修袁家冢碑记。袁安公曾经楚郡太守,后为司空、司徒,地位极高。

第三十八世公袁亨,做过山西、福建、江西御史,任睦州刺史。定居于当时属于润州的桐庐县。

第五十七世公袁仲四迁居新登之高傅山,现在还有许多袁氏后裔生活在富阳新登,我与新登袁姓人家打过交道。

第六十世公袁子名,生于元至正十二年(公元1352年),卒于明洪熙元年(1425年),从富阳新登迁往钱塘安吉乡,也即是现在的袁家浦村所在地。如果钱塘沙“葛黄昏、陈半夜、支鸡叫、袁天亮”传说成立,这故事里的袁姓小伙就是我们的子名公,袁姓人家从富阳新登迁居钱塘沙的一世公。

从子名公的出生年月可以看出,袁氏家族在钱塘沙已经居住了600多年。

祖先来到钱塘县,与其他家族一起围垦开发钱塘沙,从子名公一人演变成现在钱塘袁氏至少五六千人,也确实不容易。

沿江浦变成了袁家浦,袁家浦有个袁浦渡在解放前可以直接乘船至杭州南星桥、萧山临浦和富阳县城,水路交通极为方便,我爷爷名字叫袁祖烜(公元1891年——1972年),做贩牛生意、茶叶生意和布匹买卖生意,从福建或上海买来的货物,南星桥下船,袁家浦家门口上岸,极为方便。

明清时期,泗乡三渡——浮山渡、袁浦渡和吴家渡,成为钱塘沙人进城的主要渡口。有清朝诗人所写诗词为证。

龙池村清朝诗人张葵有诗三首,其一《袁浦晓渡》:

买棹去输粮,寒凝艇上霜。

遥怜朱阁女,正在梦魂乡。

其二《袁浦渡舟次感怀》:

两岸芙蓉一叶舟,片帆高卷泊沙头。

沉沉夜色初凉雨,渺渺秋江不断流。

渔火棹歌人未静,青衫红粉酒交酬。

明朝此去知何处,听著琵琶忆旧游。

其三《浦南即景》:

藉草为茵坐野塘,风来饶有稻花香。

重重林外皆如画,雨后秋山伴夕阳。

清朝诗人葛謩(音:mo)有诗《夏日浦口纳凉》:

浦溆溶溶上暮潮,送潮风至暑全消。柳荫隔岸浓如画,随着蝉声过板桥。不须占雨听鸠鸣,别浦潮回浪已平。网得随潮雨数尾,溉鬵(音:xin)闲看老妻烹。早稻平畴欲放花,夕阳深树数归鸦。相将桥畔乘凉去,赤脚科头理钓车。

从钱塘沙本土诗人张葵的袁浦诗中可以看出,原来的袁浦渡口还是比较繁华的,琵琶声声,已经歌女等在船上卖唱,也可以看出浦南浦北美丽的景色。

葛謩的诗里看到袁浦人恬静的田园生活,柳荫、蝉鸣、稻花、归鸦,钱塘江潮鱼烹煮的香味仿佛就在眼面前。

我记忆中的袁浦公社有许多小大队,合并后成了十四个大队,袁家浦大队和新民大队合并成了五一大队,就是现在的袁家浦村。前进大队就是现在的麦岭沙村,红星大队就是现在的小江村,八一大队就是现在的新沙村,卫星大队就是现在的老沙村,东风大队就是东江嘴村,朝阳大队就是外张村,友谊大队就是小叔房村,新龙大队就是龙池村,新胜大队就是新浦沿村,七一大队就是浦塘村,红旗大队就是夏家桥村,立新大队就是兰溪口村,只有吴家大队名字没有改变,其余十三个大队都打上了时代的烙印。

袁浦街就在我们家附近,现在的黄沙桥至乡政府所在地都已经非常繁华,从前许多地方还是田野。黄沙桥到五一大队大队部之间都是农田,袁浦卫生院还在五一大队部东边,西边就是露天仓库。隔过大片田野就是18路公交车袁浦终点站,车站旁边就是五一小学,也就是后来的袁浦中心小学,现在的袁浦幼儿园的位置。

袁浦街往西走,有煤球店,正对面就是理发店,理发店往西就是大家最向往的肉店,煤球店的隔壁就是村店。往西就是袁浦供销社,供销社里卖什么的都有,就是除了钞票以外,还要布票等票证。一个高高的收银台,细铁丝联结着各个柜台,钢夹夹着人民币“唆!唆!”地来回穿梭。供销社往西就是邮电所,邮电所往西就是豆腐店,豆腐店边上是废品收购站。

邮电所正对的弄堂进去不远就是袁浦公社和袁浦派出所所在地,一个两面有包厢走廊的大礼堂,1971年国庆节,我还在这个礼堂里演过“智取威虎山”里披着白纱,穿着黄军装的杨子荣的跟班,脸上涂着红胭脂,三天都舍不得洗脸。我们还在礼堂里参加过许多次的批斗大会。

袁浦派出所,一个老蔡,一个小邵,两个警察管了袁浦公社十几年,平平安安。

公社往西就是杀猪场了。家里的猪养大了了,就卖到食品公司,也就是杀猪场,专门有人用肉眼判断是否合格(精肉七十斤为合格),验收合格后,才能屠宰。自己家的猪身上染上洋红,留下印记,以免搞错。杀猪场里猪山猪海,人山人海,大家把猪头、猪血和猪肚肠等回购回去改善一下生活,这可能是大家记忆最深刻的。

袁浦街两面也是大家起早卖菜的场所,我也去街上卖过青菜、螺蛳和雪瓜等等。

络麻仓库,棉花和蚕茧收购站在新龙社里,起先的粮站在新龙缪家,后来粮站的大部分功能移到了八一大队。

现在的袁浦变化很大,随着麦岭沙、浦塘和夏家桥村的开发,城市化的脚步已经离袁浦越来越近。杭州拥江发展的战略已经初定,袁浦处于拥江发展的最重要的节点上,     

袁浦往事的回忆经常出现在我的脑海里,袁浦未来的面貌更是在我的梦中展现。

袁浦与周浦合并成了双浦,铜鉴湖里湖景区已经开放,整个湖区工程也将于明年年底完工。听着钱塘江潮声,赏着西山晚霞,坐着小船在西湖姊妹湖——铜鉴湖碧波里荡漾,如此惬意的生活就将出现在我们身边。

农夫山泉已经落户双浦新区,蚂蚁金服也将落地双浦大刀沙,国科大杭州研究院近期也将在铜鉴湖畔开工建设,通往双浦的地铁六号线即将在今年年底通车。双浦这块尚未开发令人向往的仙山宝地,正在成为杭州开发的热土和乐土。我们坚信,双浦的明天会更加美好

2020年10月10日

原文留言及作者回复:

嘎伦:前天去了铜鉴湖,是读了你的文章去的。二十多年前,曾经骑脚踏车去那边拿过朋友送的莼菜,记忆犹新。

一生平安郑彩玲:袁老师的文章勾起了我的童年记忆,看后感慨万分。时代的脚步像钱江潮水激励着双浦镇的父老乡亲永无止境,双浦加油,明天会更好!

Edison 沈晓明:蜈蚣山下读此文,晓晨光里倍有情。

钱塘布衣:现在我家出口处,长顺哥家,永政叔家的位子是露天仓库。仓库经常大门关闭,好像杜锡炎老爸在管。一直不懂,这个是什么仓库。

作者回复供销社堆放一些不怕日晒雨打物品的仓库,叫露天仓库。杜锡炎的妹妹杜锡姬也住在这里。杜锡炎老书记现在住在东山弄,我经常见到。他的书法和绘画水平已经很高

海海:现在的袁浦没有旧往的繁华。

作者回复近代工业化后,国家以城市为中心。交通也从水路为主,演变成以铁路和公路为主,水路交通方便、农业发达的袁浦,甚至整个泗乡都一时落伍了。但是,迟来和尚吃厚粥,厚积薄发,新的发展机遇就摆在我们面前。我们的明天一定会更加美好

袁文化:我是生在袁浦,长在袁浦的正宗袁浦人。我父亲是袁祖云,父母生育四个子女,家境贫寒,三个儿幼时夭折而我成了独生女。(我)离开袁浦已六十五年,记忆中的袁浦还停留在50年代。现在对袁浦的陌生到了不认识一切(人和物)。欣慰的是经常阅读袁长渭老师的文章,如生活在其中(亲眼)见到家乡的迅速发展,欢心鼓舞和骄傲。坚信家乡的明天会更好,祝福家乡的父老乡亲们生活幸福快乐。

pingping:是啊!钱塘往事,小时候常听我爸说:支、袁、陈、葛四人划分地盘。这一切已经成为了历史,现在的双浦有各种政策支持,新的发展机遇,我们坚信明天一定会更加美好!

政德•钱塘老虎: 我的第一任班主任(小学一年级),就是袁家浦村人,叫袁祖源,当时在转塘凌家桥小学教书风头很正,叫三牌金牌(出生贫农,中共党员,参加过抗美援朝当过兵),但他教了我不到一年就调回袁浦了,不知你知晓他否?后来我一直打听,都没有他的消息。

作者回复我知道,祖源爷爷曾经教过我数学,终身未娶,二十多年前去世了

作者:袁长渭,1964年5月出生于浙江杭州,中学高级教师,多年担任中学校长,曾经担任西湖区教育局副局长、蒋村街道办事处主任、转塘街道党工委书记和西湖区发改局局长,现任西湖区灵隐街道人大工委主任和西湖区作家协会副主席。 爱好写作和摄影,出版个人专集《钱塘往事》《钱塘山水》,个人的公众号为《钱塘往事》

▼延伸阅读▼

诗朗诵:铜鉴湖,我有一个梦想   

泗乡晨归人,孑行探初雪

难忘2020年这个最短又最长的春节假期

祭灶神,流传在杭州民间的清廉故事

从泗乡走来的作家,他的文字因饱含深情而厚重动人

来源:微信号:钱塘往事    作者:图/文:袁长渭    编辑:郭卫    责任编辑:方志华
『相关阅读』
杭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杭州网(包括杭州日报、都市快报、每日商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杭州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杭州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杭州网(包括杭州日报、都市快报、每日商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杭州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杭州网联系。
新闻 城市 经济 社会
杭州这位小学生  我们必须为你点赞
杭州广场舞现场惊现咸猪手  蜀黍提醒 遭
杭州西湖区防灾减灾“大餐”进社区
第二届中国工业互联网大赛·东部赛区圆满完
线上申请、当天入住,上“亲清在线”平台承
杭州一工程师偷窃上瘾还“金句”频出 直
全省首创电力大数据“诊脉”,压降停电电量
"援鄂女护士"身份造假?南通卫健委回应
抑郁症患者乘机被拒 春秋航空:正调查
男子枪杀女孩后入职检察院 一干就是25年

杭州影像


打造人工智能“杭州...

秀美林道

候鸟大军“第一方阵...

“夜经济”里的萧山...
我记忆中的袁浦公社有许多小大队,合并后成了十四个大队,袁家浦大队和新民大队合并成了五一大队,就是现在的袁家浦村。钱塘县在钱塘江里涨出的沙地就叫钱塘沙,也就是现在转塘、周浦、袁浦的江边平原地区,据老辈子人讲,钱塘沙上有“葛黄昏、陈半夜、支鸡叫,袁天亮”之说。袁浦人民公社社部所在地就在袁家浦大队,所以公社名称叫袁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