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院毕业的制斗师老杨 一年最多能做60支烟斗
杭州网  发布时间:2022-08-06 09:41   

都市快报·橙柿互动推出“指尖上的浙江,橙柿百匠榜”,面向全省,寻找我们身边各式各样身怀绝技的匠人。活动启动后反响热烈,今天,我们来听听一个职业比较小众的匠人——制斗师老杨的故事。

老杨其实不老,但是大家都愿意管他叫老杨。

中国人习惯管有手艺的师傅叫老某某,无关年龄。

老杨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制斗师,就是手工制作烟斗的师傅,行业里一般就叫斗师。

老杨在制斗

一见钟情

2010年,南非成功举办了世界杯,上海成功举办了世博会,广州成功举办了亚运会,老杨也从中国美院毕业了。当时还没人叫他老杨,只叫他本名,杨志敏。

按理说,老杨本来应该成为一名艺术家,机缘巧合,最后成了一位手艺人。

老杨做烟斗,国内玩烟斗的尚属小众,制作烟斗的斗师更是不多。

“2007年,有个摄影老师往那一坐,从小包里掏出一支烟斗,在那吧嗒吧嗒,就像玩儿一样在那抽,我觉得这个东西很酷啊!”

那是老杨第一次遇见烟斗的场景。

那次以后,老杨就开始自己到网上去看。但是这种烟斗杭州没有。

最后,老杨在上海买到了自己的第一支烟斗。

“好像叫沙芬,意大利的,算是比较低端的,花了400多块钱,那时候觉得这个东西怎么这么贵,一个破木头做的东西。”

在上海那家店里,杨志敏看到了很多烟斗,便宜的,贵的,最贵的要好几万一支,那可是15年前。

一个人的工作室

有了初步的认知,杨志敏开始尝试着去进一步了解这个行业。

“那时候国内有人在做这个,但极少极少,都是在摸索,因为这个技术是国外的。”

一支烟斗,虽然看起来就是打三个洞,但并不简单。

国内可以学习的渠道稀缺,咋办?老杨就上国外的网站去看。

“国外的这些斗师,他会在YouTube上发一些视频,我就通过这种视频学习,基本属于自学。”

老杨说,人类100多年的制斗经验证明了,直径3毫米的烟道,并且烟道和烟钵的圆心对在一起,使用起来效果最好。

“光是这个技术,我就练了一年,才做到圆心对准。”

老杨的工作室叫质朴堂,只有他一个人,从选材、开料到设计、打孔、打磨,都是他一个人。

一年也就能做大约60支

西式烟斗的原材料是石楠木,欧洲的。石楠木在中国也有,但是欧洲石楠根瘤比较大,用树根部分做烟斗,根瘤大,取料就比较好。

石楠木像海南黄花梨一样,生长极为缓慢,好的原材少而昂贵。

老杨现在的工作室架子上摆放着的一大堆石楠木块,都是他自己最近一次2018年从意大利挑回来的。

“到意大利,地中海北部塔甲地区,去一次,拿两到三年的量,大概一次拿个两三百个料,因为一年也就只能做个百来个。都是裁好的,一小块一小块,不是想象中整根木头运进来。”

做一个烟斗,从一块料开始弄,到最终做出来,复杂的时间长一点,简单的就时间短一点,有时候一个月可能一支,杨志敏亲手做,一年顶天60支左右。

老杨有没有销售渠道?没有的,没有微店、没有公众号、没有社群,就是做好了之后发到朋友圈里嘚瑟一下,谁喜欢就买。

“都是朋友带朋友,每一年就这点量,到年底基本都卖光。”

设计与偶遇

一个斗师如何去设计一款斗型?

“我觉得一个斗师如果能够设计出一款斗型,当然是很厉害的。但是他更多是偶遇,就遇到了一块料,因势利导,因为料的纹路是自然生长的,你没有办法去左右它的纹路。它是有限制的,不是说你天马行空,完全不管纹路。”

制斗还有一个最大的难点,木头里边会有沙眼。

“石楠在生长的时候会把泥沙裹进去,就是不仅要根据它这个纹路去制作,还要去避开沙眼,它是不规则分布的,还要避开一些纹路不好的地方,取到它纹路最好的地方。”

因此,做坏的概率非常高,有时候碰到沙眼严重一点的,可能最后什么都没了。

现在国内的斗师一般是不接定制的,但老杨接。

“因为如果说客户给你一个斗型要求,你想从某块料里去取这个斗型出来,是很难的,有可能你开很多料都取不出来。除非斗师手头的料足,手艺好。”

收徒

老杨收过四个徒弟,其中一个叫李欣,是德国明斯特大学留学回来的,跟着老杨学制斗几年,出师了,摆过谢师宴,另起炉灶去了。

“也是朋友介绍,问我收不收?我就说先看看人,聊了两个小时。第一确实人不错,不是那种说觉得这个东西很卖钱,就想来学。你目的只是说觉得这个东西来钱,才来跟我学,那我肯定是不收的,当然来学肯定是想卖钱,但你不能作为出发点。”

“他当时在一个房地产部门干经理,干了六年,他说他不想干了,想专职做这个,后来他就把工作辞掉了。”

后来李欣又跟着老杨做了两年。

“他后来的斗基本上都是卖到德国,现在国内还有人在做他的代理,就是卖他的斗,商业上其实他比我更成功,蛮好!”

徒弟李欣其实比老杨还大几个月,老杨属鸡,1981年,李欣是1980年。

制斗用的欧石楠

谈及这个徒弟,老杨一脸的自豪。

“在整个中国的斗师里面,虽然我做斗不敢说是在前几,但至少我带出来一个李欣,有传承了。”

要学这门手艺,最重要的是什么?

“自己要热爱,不能完全商业化。完全商业化去做,这个东西就会变形。”

喝了一口茶,老杨又接着说道:“当然,赚钱,养家糊口,这是无可厚非的。像我们这种手艺人,还是得热衷于这个东西,我热爱,那就有点不一样了。我是为了钱,但又不完全为了钱。”

机器与手工

现在烟斗这个行业其实已经发展到不需要手工去做了,机器人直接就电脑操作了,但在老杨心目中,还是不一样。

“机器做出来的,跟我们做出来的,其实也没太大区别。区别在于,我们做的更有温度一点。它可能一次几十个上百个批量流水线的东西,都是简单造型,做不出复杂造型。”

老杨的烟斗可不便宜,起步就要4000元,说多少就多少,还不讲价。老杨目前做好的成品还有几支,不多,最贵的一支叫“双面鼓河豚”,是把“双面鼓”和“河豚”两种斗型结合起来的一个独特斗型。

这支,老杨卖两万。

“像这种斗我是可以不卖的,说句实话,就是你愿意买,就买。我说两万,你还个一万八,叫我卖给你?不会的,没有这种事情。它就是值这个钱,它是一个艺术品。你觉得贵,那好,你可以挑便宜一点的。”

来源:都市快报  作者:记者 吕磊 摄影 陈中秋  编辑:郑海云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