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城小剧场刮起了一股沉浸式戏剧风
杭州网  发布时间:2021-04-06 07:13   

每日商报报道 剧场里,以前正襟危坐的观众,如今却换上戏服、成为“剧中人”,与专业演员“同台飙戏”……最近,杭城刮起了一股沉浸式戏剧风,看剧就像参与密室逃脱、剧本杀一样。

去年疫情影响下,舞台演出足足停摆了小半年,小剧场的日子并不容易。为了突围,迎合消费者需求,不少小剧院试水互动性更强的沉浸式戏剧、互动亲子剧、脱口秀。

穿上旗袍、大褂当间谍

沉浸式戏剧在杭城悄然流行

观演前,观众在入口处拿到一张署名的邀请函,成为“剧中人”,甚至可以改变剧情的走向。

既可以跟随演员脚步,零距离观看演出,参与互动,与演员对话、保管道具等,也可以选择深度体验,拿到专属剧本,换上特定的民国服装,化身剧中某个角色,比如穿着旗袍的舞女、穿着大褂的特使、拎着医药箱的医生。

在大盒沉浸剧场就可以看到这样的场景,这是大盒剧团推出的一部悬疑沉浸式戏剧《极夜》。这是一个发生在抗日战争期间的爱国悬疑故事,整场戏剧由8名主角与所有观众合作完成。

看完这部剧后,观众胡一丁说:“以前,我老婆带我看过几次话剧,有一回我坐着就睡着了。但这部剧互动多,我帮主角传递情报、推理剧情,两个多小时过得很快,真是过瘾。”

《极夜》的出品人、大盒剧团创始人何海英介绍,他们是2018年开始探索沉浸式戏剧的,从一开始的改编剧本,到现在的全新原创,“据我所知,这部剧是国内首部原创全开放互动式沉浸戏剧。到现在为止,已经演出约200场,观演人次超万人了。”

何海英说,“每场的人数上限在100人左右,目前平均每场超过70人。从最初的33%,到如今超过70%,对于无流量明星、无大IP的剧目来说,这个‘上座率’来之不易。”

不只是《极夜》,沉浸式戏剧在杭城已悄然流行。杭州国际戏剧节上,孟京辉带来了浸没戏剧《金色甲壳虫》;今年3月底,红色题材的谍战悬疑沉浸式戏剧《燎原》在西溪天堂的大盒沉浸剧场正式公演;4月9日,始建于1934年的浙江胜利剧院即将首演一部全新的原创沉浸话剧《好运宾馆》。

互动亲子剧、脱口秀……

疫情后杭城小剧场打起“互动”牌

因疫情影响,杭州的舞台演出暂停了几乎半年。这段蛰伏期,对于民营小剧场和文艺院团来说可谓艰难。

何海英坦言,她们收入基本还是靠票房,当时停演了半年,打击挺大的。为了生存得更好,他们一直坚持打磨剧本,尝试寻找消费者喜闻乐见的方式来展示戏剧。

她说,早在2017年年底,她和团队制作了《无人入眠》,这部沉浸式戏剧演了半年,在业界反响很好,当时只有25%的观众是戏剧爱好者,其他都是剧本杀和密室逃脱的粉丝。

何海英觉得,对于戏迷群体相对有限的杭州市场来说,互动性很强的沉浸戏剧不失为一个新的突破点。经历了疫情,去年7月《极夜》正式回归,人气一路飙升,每场《极夜》约有20%左右非首次观看的观众,甚至有观众五刷、十刷。这说明坚持互动式的沉浸戏剧是对的。

除了年轻人喜爱的沉浸式戏剧,亲子互动体验也成了小剧场的突破口。

去年圣诞节,丰马in剧场首演亲子互动戏剧《恐龙爸爸之马戏团奇妙夜》。

丰马in剧场的演出经理周燕告诉记者,周末带娃玩耍是刚需,亲子群体基数大,市场反响还不错。3月上旬的周末都达到了满员。家长带着小孩子一起体验,比坐着看剧效果要好得多。

同时,不少剧场还引入时下流行的脱口秀。丰马in剧场、酒球会、开心麻花D空间、浙江省文化馆小剧场等杭州各个小剧场都在尝试。

“脱口秀表演只需要一个演员、一个话筒,对舞美、场地要求不高,互动性又强。”周燕说,他们引进黄西脱口秀、小xin脱口秀,小剧场内的381个座位,这几场几乎满座。

来源:每日商报  作者:见习记者 沈韵雯  编辑:郑海云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