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本“旧书”最近突然走红 告诉你棉花如何改变世界
杭州网  发布时间:2021-04-04 07:58   

都市快报讯 最近,有一本“旧书”火了,美国哈佛大学教授斯文·贝克特(Sven Beckert)所著的《棉花帝国:一部资本主义全球史》登上各大图书电商的畅销榜单,有些书店甚至卖到脱销。

《棉花帝国》完成于2014年,2019年引进简体中文版,它在美国出版时,就是不折不扣的畅销书,曾获得美国史学界的最高奖项班克罗夫特奖,得到《纽约时报》《经济学人》等媒体的推荐。去年年初,人民日报官方微博推荐的“2020新年书单”中就有这本书。

作为一部历史类非虚构书籍,《棉花帝国》用详实、严谨的考据和引人入胜的叙述,解释了棉花在资本主义发展和全球化中不可替代的作用。

清华大学历史系教授李伯重说:“棉花及棉布是人类有史以来最重要的产品之一。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改变世界的工业革命就是从棉纺织业开始的……帝国主义、奴隶制、机器生产和工资劳动者这些近代社会中的重要现象都与此相伴……中国人应当通过这本书,了解这段历史。”

我们摘选了本书的部分内容,对贝克特阐述的“棉花帝国”历史进行了梳理。

欧洲人曾把棉花想象成“植物绵羊”

小绵羊长在树上,夜里弯腰喝水

《棉花帝国》讲述的是欧洲主导的棉花帝国兴衰的故事,同时也用全球视角回顾了棉花的历史。

早在数千年前,棉花已经在南亚、中美洲和东部非洲种植,并制成棉织品,成为他们生活的一部分。贝克特认为,棉花的驯化、纺纱和织造是在世界这三个区域内独立发展的。

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对于穿着亚麻和羊毛制成的衣物的欧洲人来说,棉花是一种异国事物,生长在遥远的地方。据说许多欧洲人想象棉花是植物和动物的混合——“植物绵羊”。中世纪的欧洲还流传故事说,小绵羊长在树上,夜里弯腰喝水。贝克特指出,捷克语中的棉花一词,意思大概就是“树羊毛”。

棉花最初从非洲传入欧洲。10世纪时,一些城市有了棉纺织业。他们从东方(伊斯兰世界、印度或者中国)引进了技术,此后数百年,欧洲大部分地区都熟悉并开始欣赏棉纺织品。

15世纪末,地理大发现以及随之而来的跨大西洋贸易网络的建立开启了“战争资本主义”时代,棉花的命运开始改变。

欧洲人以暴力的方式

挤入棉花贸易的全球网络之中

贝克特认为,欧洲对棉花产业的重铸,最初并不是来自技术进步,也不是来自生产组织方式的优势。欧洲人越来越频繁地——往往以暴力的方式——挤入棉花贸易的全球网络之中。贝克特为这个体系取了一个名字:战争资本主义。

他提到了两个标志性事件。1492年,哥伦布在美洲登陆,这一旅程引发了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土地掠夺。第二个重大事件发生在5年后的1497年,达·伽马成功地驶入卡利卡特港,开拓了从欧洲绕好望角到达印度的海上航线。

这之后,欧洲人开始建立了与印度次大陆的正式贸易关系。1600年开始,英国东印度公司、荷兰联合东印度公司、丹麦东印度公司、法国东印度公司陆续建立。

这些欧洲公司的共同点是,它们从印度购买棉纺织品,在东南亚交换香料,同时也把纺织品带回欧洲,在那里,棉花可以在国内消费,也可以运往非洲购买奴隶送到新世界刚刚开始扎根的种植园中去工作。

有史以来第一次,棉纺织品涉及了一个跨越三大洲的贸易系统。

为了与印度棉布竞争

英国禁止人们穿印度棉布

在整个17和18世纪,欧洲的棉纺织工业并不特别突出。这个时期,由于印度织物在欧洲和非洲消费者中非常受欢迎,在英国和欧洲其他地方,“棉纺织业几乎停滞不前”。

如何与印度棉布竞争?欧洲国家出台了保护主义措施,英国先是加税,随后又将印度棉纺织品进口定为非法行为,甚至禁止人们穿着用来自印度的白布染成的印花棉布的衣服。

法国、西班牙等欧洲国家也跟进。这些政策最后演化为鼓励国内棉纺织品生产的明确计划。为了与质量绝佳的印度棉布竞争,在各自政府的支持下,欧洲制造商搜集和分享了关于印度生产技术的知识。

欧洲的资本家和国家以惊人的速度占据了棉花产业的中心。他们利用他们的新地位启动了工业革命。到1780年,整个欧洲,尤其是英国,已经成为世界棉花网络的中心。

一个松散、多中心、水平式的旧棉花世界急剧地转变为一个整合、集中、等级森严的棉花帝国。

“棉花帝国”已经不复存在

但棉花资本主义的遗产依然存在

棉花帝国并非一成不变,而是不断转型。

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王希为《棉花帝国》写的序中说:“战争资本主义完成了世界经济分工的第一步,非洲被锁定在为美洲种植园提供廉价劳动力的位置上,英国人则将自己从种植原棉的负担中解脱出来。”

1861年爆发的美国内战打断了“棉花帝国”的原材料供应链,迫使棉花资本主义将空间范围延伸到印度、埃及、巴西等全球南方的乡村地带。

新棉花帝国的统治方式发生了变化,但游戏规则仍然不变:西方国家仍然要控制关键的生产环节,维持对棉花经济的世界分工,全球南方国家的殖民地不仅生产棉花,还必须成为西方棉产品的消费市场。

20世纪30年代,英国丢失了世界工业的领导地位,西方国家的棉花工业优势逐渐为全球南方国家(发展中国家)所取代,亚洲的棉花种植和棉纺业生产在三百年之后重新崛起。

王希说:“贝克特描述的‘棉花帝国’已经不复存在了,但棉花资本主义的遗产依然存在。”

来源:都市快报  作者:记者 邢鹤涛  编辑:张翟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