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院里过春节 欢笑里的“催泪弹”
杭州网  发布时间:2021-02-24 07:31   

萧山日报报道 攒了两年的贺岁档来势汹汹。因为实力相当,所以观众干脆雨露均沾,巴不得“住在电影院”。岳云鹏晒出6张电影票,6场全排在一天内,从早上10点50分,到深夜11点40分,连续作战。他在微博上直呼“太累了”。

评分什么的都不重要了。不管好不好吃,今年贺岁档电影都成了不少人春节里的一道“菜”。

本以为这道菜是历年来惯有的“甜滋滋”,没想到:今年的怎么不一样?后调竟然酸甜苦咸,打翻五味瓶。

一位网友自述:

今年响应号召,不回家过年。于是,不甘寂寞的我,大年初一,泡了一天的影院。从《唐人街探案3》,《刺杀小说家》,到《人潮汹涌》,最后终于在《你好,李焕英》处“沦陷”。

每一部尾声总要放一颗至数颗“催泪弹”,我哭着用完了一包纸巾。从影院出来,鬼使神差地拿起手机,拨通了妈妈电话。接通后,我匆忙叫了一声“妈”,接着语塞,只觉得鼻子发酸,只好胡乱应付几句,慌慌张张把电话挂了。

没想到电影的后劲这么足。

还有另一批像我这样的“打工人”,尽管不用操心回家,但去年今日因疫情耽搁的旅行依旧囤积,哪都去不了。答应儿子禧哥的滑雪计划作罢,影院是禧哥这个春节“退而求其次”的去处。他一气之下,扬言要连续看5天电影。我准了。

可禧哥第一天就“后悔”了。当看见电影中贾小玲狂奔回现实途中,母亲的记忆历历在目,禧哥开始抽泣。起初我以为是后面几位妹子的哭声,直到字幕走起,抽泣愈发明显时,才察觉,旁边这个平日连声“谢谢妈妈”都不会说的嘴硬小子,泣不成声,泪流满面。

影院的灯都亮起了,人群在我们跟前逐渐散去,他竟哭得愈发强烈起来。最后,字幕走完,人也走光,他的大哭响彻影厅。保洁阿姨提着水桶进来,看到眼前一幕,愣是不敢上前打扰,只得等他平复情绪再搞卫生。

当晚,我准备买第二天的电影票,禧哥拉住我正在下单的手,脸色凝重:“看什么?会不会又像今天这样?”“不会的,明天是喜剧。”“不都是喜剧吗?宣传片上都说是喜剧。”我细想,也是。

可哪一部喜剧不是前半部分笑出鹅叫,后半部分哭出猪喘。以《你好,李焕英》为首,今年的贺岁档除了搞笑,都清一色打出亲情牌,煽哭一群疫情之下重审故乡和远方的人。

《唐人街探案3》中,小林杏奈在法庭控诉渡边胜,两人的父女关系昭然若揭。女儿机关算尽正是为了送父亲进监狱,就因为她的记忆里,她和母亲的不幸就是从父亲抛弃他们的那刻起,无止无休。而父亲也终于说出,当年他为救母女才委身他处的实情。女儿泣诉,父亲沉默,长达5分钟的背景乐——70年代日本老电影《人证》片尾曲《草帽歌》。马上就有了“内味儿”——一本血浓于水的亲情账。

末了,大家看东京烟花闪烁,Michael Jackson的《Heal The World》在这样一个疫情笼罩的特殊时期,唱出了新意。

《刺杀小说家》的故事缘起,就是失女之父的绝望。找了6年女儿的父亲关宁,常在睡梦中见到女儿被恶魔抓走。当他离女儿越来越近,却阴差阳错陷入路空文的小说世界。一路上既是追杀,也是逃亡,但始终没放弃对女儿的寻找。小说里,他是救女手提加加林炮轰赤发鬼红甲武。现实中,他保护空文替父杀敌,解开孤儿屠灵自觉“被遗弃”的枷锁,却从人贩子嘴里得知自己的小橘子客死他乡。片尾,关宁看见一个女孩的背影,他唱起了女儿儿时最爱的童谣“小呀小橘子”。女孩回眸,影片结束。她到底是不是小橘子?答案流在观众的泪水里。

《人潮汹涌》,双男主的戏,总能避开眼泪吧?未必。那些泪点不高的人,碰不得“单亲妈妈”“早熟孩子”“父亲缺位”等元素。“打工人”更不能忍受成功人和失败者之间赤裸裸的差距,以及即使交换人生,一手好牌也会被打烂的事实。

去年春节,异乡人返不了城。今年春节,故乡人回不去家。都是独一无二的“年”,之前没有,以后呢?

贺岁档电影是否有“趁火打劫”的嫌疑?一方面,它打发了本来用作聚餐的时间;另一方面,弥补去年大家对电影院望而却步的遗憾;最“可气”的是,还试图填补对家人的思念之坑。像《唐探3》的秦风发现相扑选手左脚踝的陈年病灶,指使唐仁趁其不备,攻其伤处。贺岁档趁每逢佳节倍思亲,用亲情牌“偷袭”我们,“不讲武德”。

但人就是这样。“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却有恃无恐”。回想去年在家和父母面面相觑的数月,家庭矛盾陡然生长,心中不禁萌生“巴不得早日上班”的冲动,多少次想夺门而走却无处可逃;而今年,当真的和爸妈产生一个城市的距离,又有多少人觉得距离产生美?个个都陷入真香定律——还是爸妈好,还是饺子好吃,还是在家舒服……

这样比来,这是两个各自唯一、又截然相反的“年”。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点:促使我们对亲情的重审。贺岁档电影无非是在此后头推了一把,非得让你经历一番眼泪,诱使你回头,看看自己和亲人的关系。让在外打拼的人卸下一身疲惫,让许久没和家人电话的孩子叫一声妈。

还能有哪个年能这样度过?包括以后将要过的一个个年头,还会不会上演“捧腹笑,一抹泪”的剧目。希望有,是因为人们彼此珍稀,希望没有,是因为不要再有疫情困住我们的回家的脚步。

来源:萧山日报  作者:记者 王哲君  编辑:郑海云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