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网
Eng|繁体||
您所在的位置:
杭州网 > 杭州新闻中心 > 文体新闻
 
 
《糖糖糖》《鹅鹅鹅》《老伯伯》 这三首杭州话童谣 他想在亚运会上唱给各国朋友听
2020-05-19 08:23:39杭州网

03

《鹅鹅鹅》 

艺术团的小芽儿都会唱

“天上一只鹅,地下一个我,我吃鹅蛋我不是鹅,鹅不吃鹅蛋鹅是鹅……”

在“寻谣计划”中国丝绸博物馆的那场活动里,65岁陈阿姨清亮的嗓子一唱,便让很多人记住了这首简单的杭州话童谣。

“把《鹅鹅鹅》的词唱清楚,主要是别把‘鹅’和‘我’的音调念混了。”陈阿姨笑着说,“在杭州话里,‘鹅’的音调是第一声,‘我’的音调是第四声,不懂杭州话的人唱起来可能觉得有点绕口令的味道,不过我发现现场一拨人都学会了,挺好。”

这首童谣是怎么来的?

出生在杭州的陈阿姨,是家中的老大。“上小学的时候,我进了校宣传队,当了读报员,进了‘红孩子’艺术团,当时艺术团里的同学们私底下会哼着一些童谣,《鹅鹅鹅》就是其中之一。”

陈阿姨说,只要有小伙伴唱一句“天上一个鹅”,就有人接下一句,她就是在这样的氛围里学会了这首童谣。

04

《老伯伯》 

是当年流行的儿童金曲

和陈阿姨经常在一起唱歌的,还有68岁的邵阿姨。

“从前有个老伯伯,年纪过了八十八,早上爬起八点钟,走过一顶八仙桥,吃了一碗八宝饭,银锭为钞,八块八角八分八厘八毫八。”

邵阿姨唱的这首《老伯伯》,看似平平无奇,却有奇妙之处,就是每个有“b”字母发音的词,比如“伯”和“八”,都需要双唇闭合然后噘嘴,发出“BOBO”(亲亲)的声音,这让整首童谣听起来天真又可爱。

“这首歌里的难点,可能就是在发音。《老伯伯》是我七八岁时候,兄弟姐妹一起玩耍,外婆教给我们的。”邵阿姨说。

邵阿姨刚唱完,合唱团里的人就和她交流说:“这首歌我好像听过”,“我小时候好像唱过”……

邵阿姨没有想到,隔了那么多年,这首歌还能再次被唱响,还引起了这么多人的共鸣,“我好像又回到了童年,大家都变成了小孩子。”

“很感动,它有历史的意义在里面。”邵阿姨说,以前她给弟弟家的小孩唱过这首歌,但发现他们并不怎么感兴趣。

“现在的小孩子连杭州话都不讲了,更别说唱歌了。能听到我们那个年代东西的机会,越来越少了。”

05

收集到样本约300首 

活化老童谣25首

“挖掘和保护童谣的工作,没有止境。令人欣慰的是,我们在寻谣现场请来了杭州本地乐手,在他们的心中种下了‘寻谣’的种子,而我们找到的童谣,已经有小学音乐老师在教本地孩子唱了。”

小河觉得,自己现在做的这些事,是希望人们能从民谣中感受到幸福,“这个社会并不需要‘一个人做大事’的满足,只愿人人都愿意做小事。” 

在“寻谣计划”这件事上,小河总是说:“寻谣”有辛但不苦,因为收获了很多“好听”;收集记忆中真实存在过的童谣,把文化保留和传承下去,用音乐把现在和未来粘合在一起,就是一件令人幸福的事。

自计划开始起,每周五晚,小河都会在“快手”上做一场定时直播。上周五的直播间里,小河把陆晨(音乐人)和btr(作家)请来做嘉宾。自己则坐在不那么靠近镜头的位置,依旧捧着他那把“阮”琴(汉族传统乐器),与好友一起弹唱,和粉丝聊聊近况。

小河说,目前团队搜集到的民间歌谣样本约300首(上海站采集正在陆续整理中),截至去年,已经活化出来的童谣有25首左右。

受疫情影响,线下“寻谣”活动已转变成了“寻谣计划线上接力”,这是一个艺术家与音乐人的联合项目,目前有8部作品成形。该项目仍在继续,但有些会转到线下,预计8月会有新的呈现。

目前共16位音乐人与艺术家参与到这个项目中,但这只是寻谣计划在美术馆的呈现方式。预计在6月中旬,原来线下式的城市户外空间互动活化音乐现场会继续进行。 

对于城市文化来说,老童谣有别于其他文化形式的遗产,很独特。

童谣文化的传承和保护需要每一个人的努力。小河希望用音乐把不同年代、甚至不同国籍的人们连结在一起,共同找回那些由于岁月流逝与社会变迁而缺失连接的珍贵、古老的记忆、文化,诗意和美好。


来源:杭州2022年亚运会微信公众号    作者:    编辑:高婷婷    责任编辑:方志华
『相关阅读』
杭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杭州网(包括杭州日报、都市快报、每日商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杭州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杭州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杭州网(包括杭州日报、都市快报、每日商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杭州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杭州网联系。
新闻 城市 经济 社会
14分钟 20个电话 民警这样电话“轰炸
免费开放!杭州图书馆开进校园,还可以学习
如何护理好失能老人?杭州市政协委员共话护
中国医生一场手术演示  10多国10万+
罚款10000元!杭州交警向这家网约车平
以“艺”抗“疫”美院师生用作品赞颂逆行者
聚焦“疫”线 定格温暖 浙江省“众志成城
太极掌门30秒被KO
家政男入室偷走金银首饰 万元赃款打赏女主
学生校内被食物"噎着"不幸身亡 家属:无

杭州影像


挑灯夜战 错峰清扫...

电动自行车新规来了...

“云上”马拉松

花海
”而在小河的帮助下,杭州文澜实验学校“杭州故事社团”的小朋友已经学会唱这首童谣了。”陈阿姨笑着说,“在杭州话里,‘鹅’的音调是第一声,‘我’的音调是第四声,不懂杭州话的人唱起来可能觉得有点绕口令的味道,不过我发现现场一拨人都学会了,挺好。“在65-90岁老人的青春年代里,还有很多真实存在、却很少被传唱的老童谣,”小河说,“音乐的功能性,本来不应该分裂的,不同时代,不同年龄的人们之间的故事,音乐可以把这部分粘合在一起,让更多人听见时代的连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