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行为可疑”的人为何成了辖区居民格外信赖的人?
杭州网  发布时间:2021-08-25 06:45   

15字微信昵称,就是最简洁的反诈提醒

杭州日报讯 “网贷刷单快递理赔网恋投资都是骗”,谁的微信昵称这么长,竟有15个字?说实话,如果没有特别备注,记者也无法第一时间认出,这个微信属于已打过多次交道的刘献国。

刘献国是玉泉派出所基础中队民警,也是所里的“反诈大使”。为了做好日常反诈工作,他算是把微信玩精了。首先,他把微信昵称改成了15个字,特别扎眼;接着,他重新设置了微信号,改成了“nibeipianlema”,也就是“你被骗了吗”的拼音;然后,他又修改了个人介绍,“防火防盗防诈骗,记准社区刘警官”,简单好记;最后,他把派出所以他的形象制作的人形反诈警示牌当成头像,一举两得。当然,要是仔细翻翻他的朋友圈,发布的内容基本都是与反诈相关的。

刘献国的这一番操作到底效果好不好?这话他自己说了不能完全算数,最终还得听辖区居民的反馈。

“你的微信名真当蛮发靥的”

说起刘献国,他从警算是“半路出家”——做警察前,他当过健美操老师。因为从小就有警察梦,他参加了公安机关的社会招考,以优异成绩考入了西湖公安巡特警大队,终于穿上了梦寐以求的警服。2017年底,刘献国申请调往玉泉派出所,去年10月起,他成了曙光社区的社区民警,把个人微信打造成反诈专用微信,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曙光社区老龄化程度高,外来的租户也不少,某段时期,全国各地电信网络诈骗高发,社区不少居民也损失惨重。起初,刘献国还没有摸到反诈的门路,能做的只有挨家挨户上门宣传劝导,这么做的效果有多大,他心里也是没底的。

还好,身材高瘦的刘献国有空就喜欢在社区里溜达,不时去受骗的居民家中回访。一来二去,大伯大妈对他都熟悉了,买菜、遛弯时遇到他,都会打个招呼:“刘警官,又来搞反诈宣传了啊?”还有一些关系更熟络的居民主动加了刘献国的微信,说以后要是遇到困难,第一时间就能找到他。

加了微信就能第一时间找到自己?这句话打开了刘献国的思路。为什么不多加一些居民的微信,这样一来,自己发个反诈的朋友圈消息,大家不就都看到了吗?于是,刘献国就先拿自己的微信昵称“开刀”,每隔一段时间就修改一次,自己遇到哪种类型的诈骗案例,就马上加到昵称上。日积月累,“网贷”“刷单”“快递”“理赔”……刘献国的微信昵称越来越长,微信好友也越来越多。

现在,社区的大伯大妈看到刘献国打招呼的方式又变了:“刘警官,你的微信名真当蛮发魇(杭州方言,意为有趣)的!”

他的朋友圈成了社区的“反诈平台”

靠微信昵称成功“吸粉”只是一方面,刘献国还得认真经营自己的朋友圈。除了分享一些真实案例,他还会多下功夫,把自己和居民的亲身经历分享出去。

今年3月,辖区一个居民在微信上遇到了一个“美国大兵”,对方自称在亚洲某国执行任务,想在任务结束后来中国投资。当事居民当即生疑,然后就把情况告诉了刘献国。刘献国一听,决定将计就计,搞一次“反诈直播”,就在小区业主群里分享了这起正在进行中的电信网络诈骗。然后,他“接管”了当事居民的微信,和“美国大兵”隔着手机屏幕交手,并把交手的过程不断更新到微信群里。居民看到刘献国智斗“美国大兵”的好戏,纷纷参与讨论,不停在微信群里发表自己的观点;有人觉得像在看连续剧,一环扣一环;还有人希望刘献国千万别“断更”,等着看这场智斗的结果。

这场隔空交手,当然是按照刘献国预设的方向发展的,最终结果就是几天的微信群直播下来,“美国大兵”灰溜溜地撤了,群里的居民把诈骗分子的那些套路看得透透的。

刘献国不仅自己搞“反诈直播”,还会邀请一些遭遇过电信网络诈骗的居民讲讲故事,然后编辑发布到朋友圈里。最近的一个居民反诈故事,是8月19日下午更新的,有好几百字,讲述的是居民王女士遭遇假冒网店客服诈骗的全过程。作为刘献国的微信好友,王女士时常翻看刘献国朋友圈里那些反诈案例,日子久了,她的反诈意识也变强了。遭遇诈骗时,她第一时间给刘献国打电话,并把亲身经历写了下来,希望以此警示小区的街坊。

“现在我发一条朋友圈,下面评论的人实在太多,有时候真是回复不过来了。”刘献国说,“我知道,评论越来越多,总归是一件好事。”

诈骗案件少下去

他才好“归位”

目前,刘献国的微信号有已突破2000人,微信群也组建了不少,颇有点“反诈大V”的意思了。可是,反诈宣传越做越大,一些小烦恼也跟着来了,其中最直接的就是,因为一天到晚都在添加陌生人为好友,刘献国的个人微信号被微信平台给“盯上”了。

有一阵子,刘献国不敢加微信好友,因为很多人都在提意见,发现他的微信号被微信平台提示为“行为可疑”。有不认识他的居民打电话到社区,开口就问:“刘献国是谁?有个叫刘献国的‘骗子’老是加我微信,微信提示加这个人存在风险。”

对于这样的误会,刘献国总是一笑置之。“事情弄清楚了,大家都笑笑算了,倒是我老婆,意见最大。”刘献国说,“老婆觉得我已经走火入魔了,都懒得搭理我。她说我以前的微信还挺正常的,现在朋友圈里全都是工作,发的都是那些跟反诈相关的东西,没有她的位置了。”

对于家庭,刘献国知道自己是有些“理亏”。“以前还经常会在朋友圈发发老婆、孩子的照片和趣事,现在全变工作上的内容了。没办法,只好一有空就多陪陪他们了。”他说,“希望大家反诈意识提高一些,上当受骗的案子再少一点,这样我就能多发发我老婆和孩子的照片了。”

再次翻看刘献国的微信朋友圈,上一条关于孩子的消息,还是去年夏天发布的。不过,无论怎么翻看,“网贷刷单快递理赔网恋投资都是骗”这个长得有些“离谱”的昵称总是在人眼前,用一种“简单粗暴”的方式提醒大家——捂好口袋,别上当!

来源:杭州日报  作者:通讯员 马一鸣 记者 李维和  编辑:汪浩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