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网
Eng|繁体||
您所在的位置:
杭州网 > 慢读杭州
 
 
乡村“毕加索”
2021-11-22 11:06:44杭州网

1998年上了《时代》周刊亚洲版

到上海参观金山农民画,那里画画的都是六七十岁的老太太。连老太太都能画,我才二十多岁,为什么不继续画下去呢

一个农民用来改变命运的路,有很多条。但在我,却是通过一件和农民不相干的事:画画。

1959年,我出生在浙江嘉兴油车港镇下面的栖真村。我从小喜欢画画,但那时的乡村哪有学画的条件。

恢复高考后,我连续报考了三次大学。我数理化成绩差,但画画还可以,所以选报了江苏省一所美院的服装设计专业。学校考试前要先交作品,我三次把作品寄过去,都石沉大海,连去考试的资格都没有。

没考上大学,我就在村里的小学代课,语文、美术、体育,什么都教。

1981年,嘉兴市文化馆的橱窗里,展出了我的一张小画。我第一次觉得自己有点名气了。

那天,我骑了一个半小时自行车,赶去市里的文化馆看自己的画。那张画,其实只有A4纸那么大,画的是一位农民。

对我来说,最快乐的就是第一次发表作品的时候,好像达到了一个境界,终于可以松一口气,然后又可以朝新的前进道路努力奋斗。

1982年,我结婚了,画画就没那么快乐了。养家糊口的负担很重,我忙着当代课老师,也想放弃画画了。

恰巧第二年,文化部要举办全国农民画比赛。我算读过几年书,又自学过画画,就被选拔出来了。

5月,秀洲区文化馆组织了包括我在内的九个农民画家,到上海参观金山农民画。我们到那里一看,画画的都是六七十岁的老太太。

连老太太都能画,我才二十多岁,为什么不继续画下去呢?我有了画画的信心,又拿起了画笔。

从金山回来后,我一个晚上就勾勒了六张小稿。后来画了其中五张,最后展出了四张,得奖的有两张——《乡情》和《七牛图》。

《乡情》,我画了祖母和母亲。祖母一生守寡,在我父亲几个月大时,祖父就去世了。我母亲也苦,一连生了七个小孩,我是第六个。

当时上海和杭州的农民画老师都和我们讲——画你心中最想画的。我就把祖母和母亲日夜劳作的场景也加了进去,画上有太阳月亮,有四季稻谷,有养兔、养鸭、养鸡、养蚕。

这就是我心中最想画的。

我没正式学过素描。人物正面,我画不出来,《乡情》画的是背影。当时那觉得是祖母和母亲,现在看来,这个背影也是江南农村妇女的一个象征。

《乡情》在浙江省工人农民绘画展上得了一等奖,另一幅《七牛图》得了三等奖。

从此,我的命运被农民画改变了。

另一位北京的学者跟我说:你的画,有毕加索的味道,有马蒂斯的画风。把我和大师比?我听了,开心坏了

1987年,我第一次到北京做个人画展。

事情的起因是秀洲区农民画在中央美院举办展览,其中有我的作品。有个加拿大画家看到后,称赞我的画很厉害。中央美院画廊公关部的李茜,就写信告诉我这事,还鼓励我不要放弃画画,将来一定能成就一番事业。

她信中最后说:“你画一批作品来,那位加拿大画家愿意把你的画带出去办展,我也可以帮你在美院办展。”

我回信说,给我两个月时间,赶出一批作品来。

有了动力后,两个月里我画了60幅。我带着60幅画,还有家里仅有的400块钱,坐火车去了北京。那时我已经不教小学了,在乡政府里当文书,工资一个月几十块。

火车很挤,我买的站票,到晚上才找到椅子底下的一个空地,躺了一会儿。

到中央美院后,他们有一个艺术委员会,要先把关。有个头发花白的老先生看了我的画后说,“你这种画和农民画有点不像,但我还是比较喜欢的。”

当时在中央美院画廊办展,里面的学生可以用画抵,外面的人必须交场地费,每天200块。

回到招待所,我四处问朋友们借钱,一共借到了1200元。和当时的工资比,是一笔巨款了。

画展开幕式晚上,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了一条新闻:“嘉兴农民缪惠新在北京中央美院举办中国农民画首次个人画展。”

时间是1987年10月。

中央美院民间美术系主任杨先让看了我的画展,对我说:缪惠新,你这么画,是走了农民画之外的另一条道路。

到底是行家,看出门道来了。虽然我画的叫农民画,但我的表现手法已经和传统农民画不一样了。我是借用西方现代绘画的表现手法来表达中国农民的情感。

很快,另一位北京的学者跟我说:你的画,有毕加索的味道,有马蒂斯的画风。

把我和大师比?我听了,当然开心坏了。

我们这代人没赶上读书的好时代,画画,我都是自学的。但我的性格里有一种“不服”。我为什么画得这么认真、这么拼?就因为我这个人不服气。

梅丽蒂写信来:我买你6幅画,200块一张,你可以还清办画展的欠债。我回信说,我说不卖就不卖,但你喜欢我的那两张画,我送给你

我又去北京办了三次个展。

1989年,我在中国美术馆画廊办展览,场地费也是200块一天。那一年,我早就在准备钱了,带了2000块去的北京。

1991年,我又在北京音乐厅画廊举办了画展。

当时我有一种想法,我要办四次画展,在北京最好的几个画廊全部办过后,我就要去国外办展览。

我的第四次画展是1993年在北京港澳中心的一个五星级宾馆,场地费要200美金一天。老总是个美国人,一看我的画,说不用出钱了,拿了我的画抵了场地费。

1993年以后,我的一张画就值100美金了,但1993年之前,我一直没有卖过画。

其实在北京第一次办画展时,就有个英国公司的北京总代表,叫梅丽蒂,说要买我两张画。我不高兴卖,那时根本没有卖画的意识。

我从北京回来后,梅丽蒂写了一封信到我家里:我买你6幅画,200块一张,你可以还清办画展的欠债。

我回信说,上次我说不卖就不卖,但你喜欢我的那两张画,我可以送给你。

我是这样想的,我之前说不卖,你钱给多了我就卖,这方面我过不了心里那关。但她要帮我买画还债,这人情我认了。

梅丽蒂收到我送的画后,和我说:你下次到北京来,一定要告诉我,我会帮你再办画展。

我到中国美术馆画廊办展览之后,梅丽蒂介绍我认识了她的一个小姐妹,当时在法国大使馆工作,中文名字叫何吉利。我之后在北京的画展,就是何吉利帮我联系的场地。

第四次画展结束的那天晚上,何吉利和我说,你明天要走了,今天晚上你到我家来吃饭。

那天晚上是我第一次参加party。一屋子的人,我坐在角落里喝红酒。有人敲门进来,是梅丽蒂。她看到我就说:我答应过你,帮你到国外办展,你还愿意的话,你的画我找人挑一些,带去法国开画展。

1995年的法国画展就这么成了。

画家对一家美国画廊的老板说:这是我先生的学生,他的画太奇怪了,你可以把他的画拿到你的画廊去办展览

我这个人一生充满了奇奇怪怪的事。如果那天晚上没见到梅丽蒂,可能就没法去国外办画展了。

我的画展办在巴黎的中国之家,带去的作品有四十几幅作品,画的都是我对小时候农村劳动的记忆。

画展现场我没去。没钱去。

带去的画在法国卖掉了三十幅。画展还没结束,梅丽蒂给我打电话:缪惠新,你是不是再画点类似的作品。

我说,突击画,不行的。

1995年法国的画展,还促成了1997年去美国办展。

在巴黎中国之家办展时,我的画挂上去之前,前一个画家的作品要撤下来。这个画家是杭州的,认识我,她老公是浙江省群艺馆的老师,来辅导过我们画农民画。

画家就对她的经纪人,一家美国画廊的老板说:这是我先生的学生,他的画太奇怪了,你可以把他的画拿到你的画廊去办展览。

美国画廊老板飞到中国,摸到我家里。我在家里的画都被他拿到美国去了。我留下来四张,一张是《乡情》,一张是《我年轻时代的父亲》,一张是我的自画像,还有一张我画女儿的《天上飘来的小孩》。

那个画廊老板做了我的经纪人,把我为北京四次画展写的前言也带走了。我们那时候搞画展,前言是拿张白纸,自己用毛笔写的。因为穷,从来没有开幕式,也没有开展的广告牌,贴在外面的海报是自己画的,请柬也是自己油印的。

瞎猫遇到死老鼠,我被投票评上了,和张艺谋、成龙这些国际巨星一起获得“亚洲十大艺术家”称号

这次美国画展,我去了。去之前,外语我只会两句,对不起,sorry;谢谢你,thankyou。后来在美国又学了一句,oh,my god。我说的时候,别人都笑得不行。

开展之前,那个经纪人还有点担心。没想到,我的画展在当地搞出了一点小动静,记者都来采访。有个叫杰西卡的记者,非常喜欢我的画,专门写了一篇关于我的文章,发在美国一本权威艺术杂志上。

到了1998年,美国《时代》周刊亚洲版要评选“亚洲十大艺术家”,评选要候选人,他们在美国主要媒体上找亚洲从事艺术的人选。那本权威艺术杂志登过的人都可以参选,我就这么入选了。

入选后要投票选出。瞎猫遇到死老鼠,我被投票评上了,和张艺谋、成龙这些国际巨星一起获得“亚洲十大艺术家”称号,我的授奖词是“中国乡村毕加索”。

奖品是一台金属翻盖的诺基亚手机,那时候是时髦货,我去购物大厦,看到一台标价要九千多元。

从美国回来后,有个朋友问我,在美国有什么新闻。我把获奖的事告诉她。这个朋友的老公在《都市快报》工作,他报道了这件事。

报道出来后,《南方周末》的记者也找到我,写了整整一版。这篇文章后来被美国《华盛顿邮报》转载了。

那几年,我受邀参加了中央台和凤凰卫视在海南举办的世纪末电视颁奖晚会,做了回颁奖嘉宾。和我一起当颁奖嘉宾的还有画家陈逸飞。

从外面回来,我还是会回家种地。在田里干活的时候,我就是农民。回到家里拿起笔,我算是一个喜欢画画的人

1998年,我调到镇里当镇长助理,主管文化卫生。但说实在的,我不太像干部。

从外面回来,我还是会回家种地。在田里干活的时候,我就是农民。回到家里拿起笔,我算是一个喜欢画画的人。

2007年,我被派到老家栖真村挂职村党支部副书记。村务工作很忙乱,我也没心思画画了。

那几年,我虽然没画画,但做了几件事情,在我一生的档案中能留下点东西。

一是给栖真村修复栖真寺。栖真寺是千年古寺,北宋就建成了,庙前还有两株明代的银杏,上世纪50年代改为粮仓。

另外两件事是村庄整治和老街提升。我们做的这两个项目,都得了一等奖,一个是秀洲区村庄整治工程一等奖,一个是嘉兴市老集镇提升工程一等奖。那一年,我被评上了优秀农村基层指导员,是浙江省里的评选。栖真村还得了120万(项目)资金补助。

这三件事情,都是我在栖真村当村支书一年时间里发生的。

2008年,镇里让我回去继续当镇长助理,负责修复龚宝铨故居,这件事也算我在做干部时挑肩膀做的。

龚宝铨是辛亥革命的义士,他和秋瑾一起办大通学堂、联络会党起义,还担任过浙江图书馆馆长,在我们当地是个历史名人,在我们镇里更是最大的名人。

当时龚宝铨家的老宅邸快要塌掉了。修这个房子,镇里找了建筑队做预算,要120万。镇里拿不出这么多钱。我想尽办法,终于修完,前后花了23万元。

修复故居这个过程中,如果出什么事情,我都是要担担子的。这种事情,一般人不高兴做,我就高兴做,我愿意做。

我觉得,作为党员干部,应该勇于挑担子。太太平平唱赞歌,我是不高兴的。作为党员,就要为群众立榜样,吃苦在前,私心少一点,为老百姓做点实事。

我想画一个农民内心的思考,我的乡村、土地,我们的父母兄妹,我们的鸡鸭猪狗猫,这就是我画画终极的目标

2009年,我调到区文联工作。退居二线后,我又开始画画。现在我退休了,还去学校给他们上农民画课,义务做辅导老师。

我想要重新树立我的标杆。这辈子既然选择了绘画,而且画画也改变了我人生,那么我就不会放弃画画。

我现在是我们市文史馆馆员,每个馆员都能报个课题,我就报了乡村感觉绘画。

我画了那么多幅画,颜料和纸用了那么多,等我眼睛闭上的时候,还有一点安慰自己的地方,那就是绘画研究,我要探索一种新的绘画创作方法。

我的美国经纪人曾经无意中说过这样一句话:缪惠新,你是天生画画的人,也是凭感觉画画的人,你对图案、对色彩的感觉都特别好。

后来,我就想到了“感觉绘画”,就是寻找绘画,画出内心的东西。我想画一个农民内心的思考,我的乡村、土地,我们的父母兄妹,我们的鸡鸭猪狗猫,这就是我画画终极的目标。

有人说我是画农民画的中国“毕加索”,我希望以后别人说,缪惠新是一个不一样的农民画家。

我还是用农民的眼光看世界,我想用绘画表达中国农民的情感。我知道什么是根本,有土地,有种子,加上你辛勤的劳动和耕耘,就会有收获。

这就是农民的道理。画画也是一样的道理,叫得再多也是没用的,要有自己的根。

今年本来要去法国做个人画展的,因为疫情,不大可能去了。但做画展我是不急的,通过网络媒介,我的农民画一样可以传遍全世界。

来源:    作者:口述 缪惠新 整理 许颜    编辑:钟一鸣    责任编辑:方志华
『相关阅读』
杭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杭州网(包括杭州日报、都市快报、每日商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杭州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杭州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杭州网(包括杭州日报、都市快报、每日商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杭州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杭州网联系。
新闻 城市 经济 社会
警惕!近日发生多起类似事件 家有老人的一
爱彼、积家、百达翡丽……底薪一万五的小伙
可赏、可玩,可尝、可体验,杭州一高校办了
杭网老义工为社区组建“美容志愿队” 伢儿
着急送惊厥孩子就医 辅警连闯9红灯! 事
“数智交融 合规为先”西湖律师论坛在杭州
杭州00后学生艺术作品在沪亮相!威雅学校
盐城市亭湖区人民法院政治部副主任罗真已停
不满月租套餐收费 男子怒砸营业厅花盆被拘
“狗伤人”事件背后暗藏哪些问题?

杭州影像


浙农·东巢艺术公园...

强冷空气明天傍晚到...

九溪烟树 枫林如焰...

“长龙”初显 沪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