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网
Eng|繁体||
您所在的位置:
杭州网 > 慢读杭州
 
 
我是杭州兵
2021-02-03 08:45:16杭州网

一般人认为城市人怕吃苦,学生兵更怕吃苦。但我们都证明了杭州兵是好样的

1971年7月,我所在的南京军区防化团,接到了中央军委的一个绝密的特殊命令,要求我们团立即抽调130人,组建混合连,赴新疆参加核试验。我和来土根被任命为该连的指导员和连长。

来土根比我大一岁,我俩都是1963年入伍的杭州兵。入伍前,我是杭三中的高一学生。当时保家卫国的氛围很浓,我就报名了。

一般认为城市人怕吃苦,学生兵更怕吃苦。但我父母都是杭一棉的老工人、老党员,来土根则是萧山农村的,我们后来都证明,杭州兵是好样的。

当时祖母很不舍得我这个长孙。父亲也说,你还没到参军年龄,部队不会要你。但我决心很大,一个人去找街道人武部的赵部长,找到他家去。赵部长问:你这个小孩子是不是一定要当兵?我立刻回答:是的,因为部队是我很向往的地方。

最后,地方上准了,学校也准了。

到南京军区后,我分到防化团,属于特种兵,当年杭州地区只招了两百多新兵。我们到农场劳动,夏收夏种。我体重只有108斤,很瘦弱,但体质好,扛住了。后来野营训练,到安徽三界,那地方荒山野岭,兔子都不拉屎。我们割山上的茅草,有一米高,编起来当床睡。茅草很锋利,割得手指全是血。那些安徽老兵很厉害,割得又快又多,也很关照我们这些城市新兵。

新兵连是个重大转折,我从城市青年成长为一名战士。

全连战士在闷罐车里度过了六天六夜,但没有一个同志有怨言,大家知道,我们这是为祖国的核试验而吃苦

当兵第八年,我入选新组建的混合连。只有贫下中农、工人、干部的子弟才可以参加,中农和城市平民都没资格。

一开始只知道有任务,后来一说到新疆,我们马上激动起来——因为去新疆就意味着搞核试验,我们国家第一颗原子弹是1964年10月16日在新疆罗布泊爆炸成功的,现在要搞新的核试验了!对我们防化兵来说,这是责任、也是本行啊!

出发前宣布了纪律:一不准写信;二不能打电话;三不准向外泄露,保密程度很高,家里人都不知道我们去哪里了。

1971年7月24日深夜,我们从南京尧化门车站登车出发。

火车是拉牛羊的闷罐车。七月又是最热的时候。每人一张草席铺在车厢地板上,一车厢一个排,三十多人一个挨一个,挤得满满的。到了晚上,可以把车厢门拉开、透透风。车门用麻绳拦起来,班长、党员干部轮流值班,怕有人掉出去。

唯一放松一下的,是到每个兵站下来吃饭的时候。饭菜由兵站提前预备好,最好的菜是西红柿炒鸡蛋、冬瓜肉片。吃完就上车,不能逗留。

干部们下到各个车厢,和战士们聊天,一起用熊猫牌收音机听广播,学习毛主席著作。

就这样,全连战士在闷罐车里度过了六天六夜,没有澡洗,也没有固定的吃饭时间,只有停靠兵站时,才能吃饭、喝水、排便。时间一长,好多战士身上长满了痱子,有的皮肤发炎长出了疮。但没有一个同志有怨言,大家知道,我们这是为祖国的核试验而吃苦!

几小时后,沙漠里竖起新建的帐篷,一身疲惫的战士们进入梦乡

下了火车,转乘卡车翻越天山,行驶了一整天,终于到达马兰基地。马兰是沙漠里的一块绿洲,也是核试验基地指挥部,建设得很不错,除了营房,还有会堂和操场。

正好赶上“八一”建军节。晚上,首长犒劳我们,有鱼有肉的八菜一汤,真是盛宴啊。饭后有新疆西瓜和哈密瓜,又香又甜,大伙放开肚皮猛吃,有的战士吃到肚子滚圆,腰带都合不拢。

次日,继续向大漠深处进发。七月的新疆闷热难熬,汽车在高低不平的山路上颠簸,就像船在海洋里遇到风浪。有的战士晕得昏昏沉沉,也有的不断呕吐。

晚上近九点,天还没全黑。有人说,“向阳村到了。”

大家一阵兴奋,想象着村里有营房,条件还不错。但一跳下车,个个傻眼了。向阳村见不到村庄,也没有绿树和房子,更见不到老百姓,只有一望无际的沙漠,和一块写着“向阳村”的木头指示牌,这就是我们连队的营区。

连长一声号令:下车搭帐篷!同志们立刻忘却旅途的疲劳和内心的失落,个个精神振奋。几小时后,沙漠里竖起新建的帐篷,一身疲惫的战士们进入梦乡。虽然没水洗脸洗脚,但这个觉睡得踏实、甜美。

我们混合连的官兵,从此成了“向阳村”的第一批“居民”。

沙漠里的水很金贵,每天一早,喷洒车到几百公里外拉水,晚上才回来

在向阳村待了7个月,第一个任务是为后续的工程技术人员建宿舍和饭堂。茫茫戈壁,无砖无瓦,盖房子靠的是一颗红心,两只手。无石就开山炸石,无泥就到远处用车拉,无砖就请从前烧过砖的战士当老师,平地垒窑自己烧。

战士们很聪明,也很团结。一开始,一人一天只能拓几百块砖坯。后来,一人一天能拓上千块砖坯。一天下来,大家累得腰直不起,吃饭时筷子也夹不拢。

我们把拓好的砖坯一层层垒起来,成为十几米高的圆柱体大砖窑。相隔几块砖之间夹上做好的煤饼,用油点燃,这是我们发明的土法烧砖。

来之前,每个战士都领到了“四皮”,即毛皮帽子、毛皮大衣、毛皮手套、毛皮鞋子。沙漠地区昼夜温差大,白天烈日当空,气温高达四、五十度,夜里却盖被子还觉得冷。

气候也是变化无常。雨水很少,要么不来,一来就是狂风暴雨。点火烧窑那天深夜,一阵猛烈的电闪雷鸣把我们从睡梦中惊醒。“赶紧保护砖窑!”有人喊。那真是惊险而艰难的一幕!战士们只穿了短裤,光着膀子,争先恐后爬到十几米高,用雨布、雨衣把大砖窑盖起来。

强风夹着暴雨,险些把人从高空掀翻到地。但战士们很勇敢,齐声喊着“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争取胜利”,总算保住了连日辛勤劳动换来的胜利果实——砖!

拌沙子、拓砖都要水。但沙漠里的水很金贵,每天一早,喷洒车到几百公里外拉水,晚上才回来。拉回来的水,第一保证做饭、喝水,再是洗漱。洗漱好也不能浪费,全部倒入橡皮艇形状的皮囊里,供施工用。

由于水土不服,加上水不够干净,许多战士得了痢疾,时间一长面黄肌瘦,浑身无力。我们就在水里放了漂白粉药片杀菌,虽然水里有股难闻的氯气味道,但总算解决了饮水问题。

一直到十月才洗上澡,中间足足隔了三个月。那天,我带队,拉了两卡车战士,在沙漠里开了半天。大家很高兴,但一到那儿傻眼了,一大池子全是黄泥巴一样的水。既然来了,就心一横,扑通扑通跳进去,算是洗过澡了。

我们造了一个大饭堂,还有五六幢宿舍。盖好后,工程技术专家来了。我们也从帐篷搬到半地下室的宿舍里。

科学家到达,预示着核试验就快开始了。

为了掌握核辐射蜕变的数字,要连续一周,每天往爆心里走一趟,侦察和收集数据

1971年11月18日,我永生难忘的一天。

凌晨,连队赶赴爆心几十公里外集结。我们戴上防护镜,穿上厚厚的防护衣,静候核爆炸时刻的到来。

核弹就放置在远处斜坡上的一间房里,外墙上写着白色的大字标语:“帝国主义的寿命不会很长了!”

这一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整个沙漠一片寂静,连风都停止了吹动,只有广播里传来的注意事项和核爆倒计时,几百双带着防护镜的眼睛都注视着同一个方向。

十、九、八、七……起爆!瞬间一道强光带着热浪扑面而来,几秒钟后传来了震耳欲聋的巨响,震撼着广袤的沙漠。

刹那间,红色火球向天空翻滚而上,几百米外风沙四起,夹着沙尘烟云拔地而起,形成一个巨大的蘑菇状烟云。

“成功啦!核爆炸试验成功啦!”大家欢庆跳跃,欢呼声响彻大漠。

几分钟后,我们参加核试验的执勤连队分别乘坐装甲车,从各个方向朝爆炸点开进,执行核辐射数据的侦察收集任务。这些第一手资料将为我国进一步科学试验提供详实依据。

装甲车开得很慢,车上装有测量核辐射的伽马仪,但有的地方要人下去测才能掌握数据。为了掌握核辐射蜕变的数字,要连续一周,每天往爆心里走一趟,侦察和收集数据。

我们不知道危险,也没啥感觉。射线不像子弹,打在身上会痛,相反一点儿也没感觉。但它对人体的伤害显然是巨大的。后来有些战士身体受了伤,我的眼睛也患了辐射性白内障,视力明显下降。

当时大家都年轻,我二十五岁,其他战士只有十八九岁,身体都很好。那时候大家讲究的是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我印象很深,防化研究院的一些教授,把口罩戴得里三层、外三层,我们还笑话他们是不是怕死。

其实他们才是科学的,我们太盲目了。但那时候的小伙子多勇敢啊,只要是为了坚决完成任务。

来源:杭州日报    作者:口述 徐金潮 整理 戴维    编辑:郑海云    责任编辑:方志华
『相关阅读』
杭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杭州网(包括杭州日报、都市快报、每日商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杭州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杭州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杭州网(包括杭州日报、都市快报、每日商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杭州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杭州网联系。
新闻 城市 经济 社会
杭州这座城市有多“宜居”?市政协委员心中
因地铁4号线施工需要 紫金港路一带通行有
过年不回家谁来带娃?丁兰街道推出“开讲啦
升级版留杭“大礼包”正在派发 留在“闸们
世界湿地日——“湿地探秘”我们在西溪播下
互联网平台反垄断第一案:抖音正式起诉腾讯
浙江公安发布服务企业八项措施
部分地区“黑校车”泛滥:7座车塞了25个
女子给差评遭外卖员上门威胁 目前已搬家
酒鬼花生索赔小超市

杭州影像


春上枝头

这个时节,你家餐桌...

奥体博览城地标建筑...

金牛贺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