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网
Eng|繁体||
您所在的位置:
杭州网 > 慢读杭州
 
 
《诗》中鸟
2020-05-22 14:38:47杭州网

识鸟 桃虫,即鹪鹩,别名巧妇、巧雀等,小型鸣禽,头部浅棕色,有黄色眉纹。栖于山地、溪谷的林草、灌丛中。擅鸣唱,鸣声清脆。因善于营筑精美巢穴而得“巧妇”之名。

半文(半文半农、半耕半读,一个业余写作的追梦人)

桃虫,有说是鸟,有说是虫。事实,鸟不过一只大一点的虫,虫被鸟吃了也就化作鸟之身、鸟之羽、鸟之鸣唱。所以,鸟就是虫,虫就是鸟。或说,到底是鸟是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喜欢“桃虫”这个名字,以虫的名字来命名一只鸟,便很是精巧的样子。作为一只鸟,桃虫身材小巧,如小家碧玉,体长三寸,小于雀,羽毛褐色,略带黑褐斑点,尾羽短,略向上翘。歌声也是小巧,很细很轻很灵动,非大开大合、大江大河,只是小令,你轻轻唱,伊轻轻和。看它鸣唱,尾与舌一起上翘,一叶尖尖的雀舌就是簧片,一张嘴,下颌与舌尖高频抖动,短尾快速翘动和着拍子,整个桃虫便成了一件精巧的乐器,“啾啾”之音,带着金属的质地,便穿越深山老林那千片万片树叶,落入凡间,好似人间抖音。

桃虫织的巢也很小巧。

时珍曰∶“鹪鹩(音:jiāo liáo)处处有之。生蒿木之间,居藩篱之上。状似黄雀而小,灰色有斑,声如吹嘘,喙如利锥。取茅苇毛毳而窠,大如鸡卵,而系之以麻发,至为精密。悬于树上,或一房、二房。”时珍曰的“鹪鹩”,就是《诗》中“桃虫”,因小而巧,有谓之巧雀,谓之女匠,或谓之巧女。在燕地,称“巧妇鸟”。因称巧妇鸟,便有传说它的肉很是美味,吃了可以令人聪明。我没吃过,估计此生无望,但还是愿意想象。想象一种美味,和想象一个美女是一样的。可望而不可即,倍增其美。

桃虫因为小巧,对物质的需求也是很少。庄子《逍遥游》说:“鹪鹩巢於深林,不过一枝。偃鼠饮河,不过满腹。”深山老林,多少大树、粗树、高树,多少枝枝叶叶,桃虫只选一枝即心满意足。且这一枝,不必长,不必粗,不必大,能系住一根麻发,能把它那个大如鸡卵的家悬吊在那里,即可。我常常想象桃虫那一个大如鸡卵的巢穴,系在一根麻发之下,似一倒挂的蜘蛛,在风雨中飘摇,小巧却坚定的样子。

如果一个人进了林子,他会砍好多棵树,搭一间主卧,再搭一间客厅,一间厨房,一间茅房,一间书房。又搭一间附房,用来养牛养猪养鸡养鸭。再搭一间房,暂时没什么用,就空着。空着的房子,乡下人说是用来关麻雀,有文化的人说是用来关清风明月,反正空着也没事,就空着罢。于是,没多久,就有了一片房子。再过一段时间,一片房子成了一个村庄,一个村庄成了一个镇子、一个城市。虽一个人所卧不过一榻,所食不过三餐,且我们拥有的已远不止于此,但还是忍不住想要,想再要,想要更多一些。事实,真的不需要那么多。所以,徐文长自名斋号为“一枝堂”。所以,倪云林画笔之下画的是“容膝斋”。所以,《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说:“三窟未能师狡兔,一枝尚欲学鹪鹩。”真的,有时人类是需要向一只叫“桃虫”的小鸟学习的,学不了伊小而巧的身材,可以学习伊小而巧的生活态度:只巢一枝,只求满腹。

这只小小的桃虫,因为太小,所需也太少,所以,仿佛隐形。人群之中,也常常有这么一类人,我称之为“隐形人”。因为低调,因为沉默,他在或者不在,活着或死去,你感觉不到。仿佛在,仿佛不在。有人说这叫“大隐隐于市”。事实,桃虫不用隐,因为小,小到几乎可以忽略。所以,桃虫虽性格活泼,却十分羞怯。翘着舌头翘着尾,“啾啾”几声,看见人,便立马隐去,仿佛从来未曾来过。不过,如此小巧、与世无争、与人无害的小鸟,还是飞不出人类的视线。

予其惩,而毖后患。莫予荓蜂,自求辛螫。

肇允彼桃虫,拚飞维鸟。未堪家多难,予又集于蓼。

桃虫在钱塘江流域是冬候鸟,又因小,因羞怯,不太看得到。但三千年前,从钱塘江往北,西周,或说鲁国,有人看到了它,因为他觉得自己的眼睛很亮,他看见了桃虫,便用视线把它绑架了。他说桃虫虽然一开始看上去又小又巧不过一只小小鸟,但转眼变成了一只凶猛的大鸟。所以,要小心,要惩前毖后,不能因为它小,就忽视了它。草小吧,蜂小吧,但不留神就会被刺到了。蚁穴小吧,却能毁了一条大堤。所以,桃虫虽小,但在人类2.0的视线下,无法隐身,背了“惩前毖后”的锅。

不过还好。桃虫虽小,这锅倒还背得动,一背就背了三千年,一直背到今天。作为一个人,有机会的话,我还是要为桃虫喊冤的,翻开《诗经》,读《周颂·小毖》,感觉桃虫这口锅背得又大又沉又冤枉。不过还好,桃虫不在乎。

庄子说:“名者,实之宾也。吾将为宾乎?”对于一个人来说,这名,不过是事实的一个附属品,所以,不能反客为主。对于一只鸟来说,这锅,背,或是不背,没有什么关系,也不过附属。桃虫照样巢它的细枝,三千年过去,唱它的小令。我喜欢这样一种小,小中有大,物虽小、心可大。主要是,我也小。身也小,声也小,居住在这个城市,所巢不过一枝,好似桃虫巢于深林。

《周颂·小毖》

予其惩,而毖后患。莫予荓蜂,自求辛螫。

肇允彼桃虫,拚飞维鸟。未堪家多难,予又集于蓼。

来源:杭州日报    作者:桃虫    编辑:钟一鸣    责任编辑:方志华
『相关阅读』
杭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杭州网(包括杭州日报、都市快报、每日商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杭州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杭州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杭州网(包括杭州日报、都市快报、每日商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杭州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杭州网联系。
新闻 城市 经济 社会
下城区武林商圈进一步提升商圈发展能级
醉酒男子76次报假警 “如愿”获拘留所八
杭州市总工会服务小分队扎根鸠坑结 深化“
女子豪掷50万 准备跟“高手”发大财  
全国首份《网上侵害人格权案件司法大数据分
浙工大与浙江省人民医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东健康路斑马线假装停车位?交警:将尽快修
揭秘黄牛头盔生意经:自称厂家、进价28元
开车频频被醉酒丈夫骚扰 妻子无奈报警
“洋葱新闻”火到美国了

杭州影像


HI 亚运

六一礼物

电动车上牌忙

直播实训 走进枇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