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网
Eng|繁体||
您所在的位置:
杭州网 > 慢读杭州
 
 
抖音时代
2020-05-22 14:27:48杭州网


1,

我喜欢手机首页就像人的脸一样是干干净净的,所以一直习惯只放六个快捷方式,其中两个是手机作为手机以来即具有的安身立命的功能,电话和短信,放在页面的最下方。还有四个,无疑也是属于频繁使用的,之前长时间内依次是微信、QQ、UC浏览器、相机。除了相机是手机自带的,其他三个软件,竟然无意中代表了三个时代。

我是老式而迟钝的人,这样能体现我线上生活和反映某种心理的手机首页设置,自然是很多年没有改变。直到几个月前,终于发生了革命,UC浏览器被赶到第二页,原来要翻阅很久,位于最后一页,最后一个角落的最后一个APP,完成了它的逆袭,取代了UC浏览器的位置。

这个APP,当然就是抖音。

话说,自从抖音APP上了我的手机封面以后,这个世界的人群我已经简单将他们分为两类,一类是不玩抖音的,另一类是玩抖音的。不玩抖音的朋友,对于我这样的举动,自然是不以为然,甚至觉得我沦落到玩物丧志。对此,大多数时候,我都无言以对。

2,

回想一下抖音软件在我心中的逆袭之路吧。

几年前,抖音刚出现的时候,我确实认为它是带有某种无聊趣味的,简单粗暴的视频软件,适合那些低少年龄段、漫无目的的人群,换句话说,玩抖音,就是虚度光阴。偶尔几次点击进去,界面风格我不喜欢不说,总感觉那些视频因为短而没有看到有价值的内容,像是进了一个下沉的农贸市场,里面充斥着没有明确靶向的叫卖声。此起彼伏中,我就立即退了出来,从此再无兴趣,并且对当时读小学的儿子可以一刷抖音就几个小时、傻傻而乐的状态,深表担忧,多次语重心长地提醒他,不要沉迷其中。

时光荏苒,到了2019年年底,虽然几年中几乎没刷没卸载抖音,但听到了许多关于这个平台的神话,李佳琦在抖音卖口红,这个据说比任何女人都了解口红的人,买下了价值1.5亿的豪宅,当我和大家一起谈论着的时候,我一直觉得他和抖音上卖火箭的薇娅一样是个美女。

聊着聊着,就过年了,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在漫长的春节长假中,抖音这个直播平台史无前例地被广泛应用。当时我刚好报名参加一个线下的跑步训练营,他们与时俱进地开通了云课堂。在这样的契机中,我这个最小的流量单位变得日益显赫,随之而来的各种圈子中,直播如火如荼,我被各种圈粉。比如,除了跑步,我还被硬拽着去抖音直播间听关于和工作有关的分享——疫情期间房产销售如何逆风翻盘。出于工作需要和情面,在各种提示中,我开始频繁地进入直播间,除了听分享,还被引导着学会了购买抖币,学会了一颗一颗向主播打赏小心心。

3,

我对抖音的态度发生了骤变,开始变得主动起来。

在这个平台上,活跃着数以万计的用户,他们夜以继日地做内容,开着搞笑的形形色色的直播——想象一下,在这个国家,数以万计的房间内,人们对着一只手机,他们卖力地唱歌、跳舞,撕肝裂肺地叫卖低价的商品。

一度以草根为主的抖音直播用户,悄然创造出了无数的财富神话。这些故事广为传播,影响着更多的人加入了这支大军,实际上又推动着抖音在某种意义上的变化和顺应,比如从不鼓励直播到大开直播之门,逐步衍生出了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和商业模式。

这样说,也许并没有准确说出抖音的成长历程和它现在到底是什么,但人群,确实被抖音分成了两类。从历史学和社会学的角度而言,在改革开放前后,出生微寒者,曾经至少有两个途径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高考,务工或创业,但后者,到了新世纪后,随着社会转型和经济制度的日趋完备,改革带来的普遍红利门槛日益提高,拾荒者成为百万富翁,买原始股成为富豪,类似此类的逆袭之路越来越窄,甚至高考改变命运的结果也有所弱化。在很长时间内,社会基层上升的通道并不宽广。就像我多次想及,如果我陷入职业困境的时候,去拾荒,收入高不过教授,去卖茶叶蛋,拿着望远镜都看不到造原子弹者的背影,一度倒挂的社会收入现象已经回到正轨。而抖音的出现,从表象上看,又给基层的人们打开了一扇大门,拾荒的71岁的炮手张大爷,通过短视频和直播,做到了年收益上千万;普通的李佳琦、薇娅们,他们带货的销售金额和利润,远超一家上规模的公司所产生的营收。这样的示范效应,怎么能不使人毫不犹疑地漏夜向抖音奔袭!

有了这样的思考,我认定,抖音作为视频内容分享平台,还是商业模式,都是值得研究并投身其中的时候,我开始系统地学习与抖音相关的知识,还报了学习班。好吧,那些不玩抖音的人群,这下得对我嗤之以鼻了。

4,

有一位网红导师,把最近二十年的商业模式做了三个大致的分类:世纪初,阿里巴巴闪耀登场,开启电商时代;2011年之后,微信朋友圈被广泛应用,除了个人日志发布和社交功能外,还出现了微商;2019年,抖音奠定江湖地位,直播带货成为潮流,播商横空出世。对于淘宝、京东为主的电商,对于栖身于朋友圈的微商,它们出现在风口的时候,当时的人们普遍都不看好,现在他们已经成为大多数人生活的一部分,他们也逐渐沦为传统电商,而新近出现的播商正在享受传统电商们曾经有过的冷遇,而播商未来的成长,则无疑将超越前面两个模式的规模和影响力。

播商们虽然书写了标志性事件,但并非就能为所欲为。抖音把世界分成了两个部分,其中一个是抖音的世界。在抖音的世界里,它有自己的秩序和规则,每个人都有不同于线下的身份,即使如罗永浩、俞敏洪这样的顶流,他们的流量、内容、IP价值同样需要符合平台的规范和粉丝们的认同。换句话说,你鄙视我刷抖音,抖音还不一定就带你玩。

去岁,在杭州滨江,与同乡一位大哥聊天,我说起,难忘小时候在故乡,在广袤的田野上,父辈们劳作的场景。可惜现在看不到了。知识渊博的大哥告诉我,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社会上的劳动场景,确实以田间地头为主,随着工业的发展,和城市化进程的加剧,劳动场景转换到了工厂的生产车间……我一听便豁然开朗,便举一反三地理解,这个场景在社会发展中确实是在不断变化之中的,比如,抖音直播、分享,其实也是一个大规模的劳动场景,超过4亿用户的当量,这规模何尝是农业、工业生产可以比较啊。

有人提出,2019年是抖音等平台的播商元年,2020年是最好的红利窗口期,未来两三年就进入了5G时代,技术革命将进一步促进播商模式的发展,再下一阶段,便是AI时代,是虚拟主播的时代。

这个预见,有本身可以自洽的逻辑,有目前已经可以确定的技术支撑。是啊,薇娅都已经用小度在做智能助播,社会的进步,疫情带来的变革,技术对制度和社会的影响,个人的去中心化表达,普通人对财富嗜血式的追逐,等等林林总总所形成的发展合力,使时代像一个比超音速还快的怪兽向前奔跑着,除了瞠目结舌和惊慌失措,你还会感受那些前行者忙得对你进行反讽的时间都没有的无视。

来源:杭州日报    作者:丁以婕 宓可红    编辑:钟一鸣    责任编辑:方志华
『相关阅读』
杭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杭州网(包括杭州日报、都市快报、每日商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杭州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杭州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杭州网(包括杭州日报、都市快报、每日商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杭州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杭州网联系。
新闻 城市 经济 社会
下城区武林商圈进一步提升商圈发展能级
醉酒男子76次报假警 “如愿”获拘留所八
杭州市总工会服务小分队扎根鸠坑结 深化“
女子豪掷50万 准备跟“高手”发大财  
全国首份《网上侵害人格权案件司法大数据分
浙工大与浙江省人民医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东健康路斑马线假装停车位?交警:将尽快修
揭秘黄牛头盔生意经:自称厂家、进价28元
开车频频被醉酒丈夫骚扰 妻子无奈报警
“洋葱新闻”火到美国了

杭州影像


HI 亚运

六一礼物

电动车上牌忙

直播实训 走进枇杷...
抖音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