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网
Eng|繁体||
您所在的位置:
杭州网 > 慢读杭州
 
 
杭州往事之轰炸西湖
2019-11-29 16:26:49杭州网

杭州西湖被轰炸过吗?是的,西湖曾遭受过十枚二百磅航空炸弹的轰炸。

1935年11月29日上午10点,两架轰炸机飞临杭州西湖上空,在湖心扔下两枚炸弹。炸弹落入湖中,轰然爆炸,溅起数丈高的水花,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在西湖群山中回响。

约半小时后,又有两架轰炸机飞来,连续在湖中扔下八颗炸弹,顿时滚滚黑烟直上云霄,爆裂的巨响此起彼伏,空中弥漫着浓浓的硝烟味,西湖里被炸的鱼的尸体层层翻上水面。平静美丽的西湖仿佛立刻被带进了世界末日。此刻,沿湖围观的四万多民众,每个都被这一场景所震撼。

这是1935年11月28日开始,为期3天的“京(南京)杭镇(镇江)联合防空演习” 的第二天。该演习是杭州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防空演习。

徐 骏

1.京杭镇联合防空演习

据1935年11月29日《立报》头版头条报道:“【南京廿八日电】京杭镇联合防空演习廿八日晨开始举行。京镇两地,日间为训练监视哨,对空勤务及能力;杭州为假设敌机自某方来袭,演习空中战斗,及地面对空战斗各项动作。”其中,只有杭州是真枪实弹地实行破坏性演练。

除在西湖中扔炸弹外,“敌机”还在湖滨公共运动场投下一枚催泪弹,当时除在场的演习人员均戴防毒面具未受影响外,几千名围观的民众全都“掩面而泣”。防空司令部立即派救护队,携带各种材料驰往救援,轻者予以包扎,重者送至医院。

这次杭州防空演习,官方十分重视,经过了长时间的精心策划与准备,组织者阵容也相当“豪华”。

南京国民政府时期,中国城市上空基本“不设防”,对于现代“从平面到立体”的海陆空战争之防备是不足的。这导致1932年“一·二八”淞沪抗战时,日军飞机如入“无人之境”,不仅对上海闸北狂轰滥炸,还恣意轰炸杭州、苏州的飞机场,炸毁建筑,军民死伤惨重。

“无防空即无国防”,在惨痛的教训下,痛定思痛,于是有了这次规模庞大的“京杭镇联合防空演习”。其目的在于:试验空中部队,能否抵抗或毁灭敌机于领空之外;练习并检阅地面防空部队能否应付敌机袭击;训练民众,使之明了空战的残酷及自卫方法。其中,“训练民众”尤为重要,是这次演习的重点。

演习三日,凡毒气防护、烟幕掩蔽、反动镇压、消防工作,以及交通和灯火的管制、毒气烧夷轰炸等弹的投掷、攻防飞机的战斗、市民闻警报后的躲藏,均曾举行,效果尚可。

1936年4月25日与7月4日,杭州又先后举行了两次防空演习。在空军薄弱的情况下,杭州最强的积极防空是布设高射炮和高射机枪。其中,在各重要机关附近高大建筑物的顶部,分别架设8挺高射机枪,担任杭州市区的低空掩护。在笕桥机场和正在建造的钱塘江大桥两端,各配置2门高射炮。

与有限的防空武器相比,杭州防空的重点还是放在消极防空上。如配置多个防空监视哨、杭州电厂的汽笛警报、挖防空洞,以及防毒、救护、抢修、灯火和交通管制等。

当时除了官方的重视,杭城各大学校的学生也积极投入防空宣传和演练,但大多数市民却抱着看热闹的心理,没有真正意识到这是一件生死攸关的大事。在第三次演习中,西湖上居然“船满为患”,因为很多“有闲阶级”为了一睹演习的“热闹场面”,早早在西湖雇船等候“观赏”。还有很多市民的观念是“杭州佛地必保平安”。

2.杭州防空展览会

针对杭城市民缺乏空袭的“忧患意识”,军事委员会防空处于1936年11月16日至24日,在杭州举办了为期九天的“防空展览会”。

据1936年第1卷第16期《新闻杂志》记载,1936年11月16日上午八时,在杭州湖滨公共体育场举行了隆重的“防空展览会”开幕典礼。到场的有机关团体职员和各校学生,以及吴兴、嘉兴、义乌、天台等地代表共万余人。

先由徐青甫致开幕词,说明了防空的意义,指出防空为物质与精神两种,人民在现时情况下,应积极努力等。再是军委会防空处代表关丽生致辞,最后由蒋坚忍演讲。这期间,航空协会还派飞机在空中散发标语和传单。

开幕典礼结束后,设在岳王庙的“防空展览会”主会场正式开放。在当时日本侵略者步步紧逼,民族危机日益紧迫的形势下,将“防空展览会”放在精忠报国的岳将军墓前,具有特殊的意义。

当时离全面抗战爆发仅不到一年时间,华北上空已乌云压阵。日军的侦察机、轰炸机经常窜至我方阵地侦察与投弹。同时,在国际上,据当时报纸报道,西班牙马德里遭受了自内战爆发以来最恐怖的空袭。这些都是一种极大的警示,为求自卫自存,唯有“防空”一途。杭州的“防空展览会”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举办的。

展览期间,岳庙前搭建起高大的牌楼,上挂满彩灯,中有“杭州防空展览会”的标语。入口处及“碧血丹心”牌坊旁立着九枚大小炸弹模型,其中最大的为一千八百磅的航空炸弹,每颗炸弹模型上都有其火力与爆裂性的详细说明。

会场内外由童子军和军警分布各出入口维持秩序。会场的布置由积极防空、消极防空和监视情报三部分组成,分八个展览室,共展出器物、图表两千余件。杭州师范派出一百五十名男女学生,在各展览室中担任讲解员,对各种模型、图表、机械等进行详细指导说明,并当场试验和分解,阐述各种器物的作用与效能。

这次展览最大的一个特色,是很多模型并非静止的,而是会发光发声并活动的防空模型。本次展览,除各种模型外,还有高射炮、高射机枪、警报机等实物展出。同时,将先进国家的飞机防空、器械制造的图形,及完备的空军空防和民间消极防空的组织,用照片形式进行展示。这些都足以证明他人的进步,也显示了当时我国空军实力的薄弱与落后。所有先进的防空武器,都不是当时我国所能制造的,这些关乎民族存亡的防空器械,都须取之于人和操之于人,这是一种最大的威胁与警示。

这次防空展览会预定展期为七天,后因参观人数众多,不仅全省乃至全国各地都有个人或机关团体来杭参观,决定延展两天,九天共接待了五十多万参观者。

大会还为参观者提供交通便利,与永华汽车公司接洽,特开接送专车,酌收车资。并于展览期间,雇西湖小艇数十艘,往返新市场与岳坟之间,专门接送参观者,每个艇上都插有展览会的旗子,每人每次只收铜圆八枚。

为加强宣传力度,更大范围地唤醒民众的防空意识,展览会还组织省会各中等学校学生二三千人,分成数个宣传队,到大街小巷演讲和分发防空知识的印刷品。同时借杭州城站影戏院、联华大戏院、湖滨公共体育场等场所,放映和公演防空影片及戏剧。

这次规模盛大的“防空展览会”,在杭州掀起了一股“防空热”,这在国难当头的非常时期,是具有极其重要意义的。

3.日机轰炸杭州

以上在杭州实行的一系列防空举措,当时在全国都是走在前列的。那么,开战后,杭州到底有没有遭到日军的轰炸?杭州市民面对空袭是什么状态?之前的防空演习及防空教育有没有起到作用?

据当时报纸的新闻报道统计,抗战期间,杭州至少遭受过十次日军飞机的轰炸与空袭。

最早是在1932年“一·二八”淞沪抗战期间的2月26日和28日,日军飞机先后两次轰炸杭州笕桥机场。当时笕桥的中央航校还未正式成立,驻扎此地的是刚从南京迁来的军政部航空学校。

第一次日机三十一架,于26日上午九时前来轰炸,炸毁我机场上五架飞机。据1932年2月27日《上海报》报道,当时我航校飞机升空迎战,与日机在空中战斗三十分钟,击落日机五六架,我机也有两架被击落。第二次日机三架,于28日早晨飞至杭州笕桥机场投弹,炸毁机场储备室。

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后,尤其是“八·一三”淞沪会战开战后,日机频繁飞临杭州进行轰炸与空袭。

就在我空军“八·一四”空战首度大捷的第二天,日机又报复性地来杭轰炸。1937年8月16日的《立报》有报道。

日军真正开始轰炸杭州市区,是在1937年9月30日上午十时,三架日机侵入诸暨、绍兴、杭州方向,沿钱塘江侦察,在南星桥附近投下一枚炸弹,并用机枪扫射,伤数人。不久又飞来五架日机,在闸口一带大肆轰炸,先投下七枚炸弹,均落在玉皇山下的八卦田中。后又投下数弹,一弹炸中闸口火车站,炸毁路轨五条、空车九辆;一弹炸中三一二号货房,炸死分路夫一名,伤一名,因货房倒塌,又压伤多人;一弹炸中翻砂间,其全部被毁;一弹炸中机房,炸毁车头一具、房屋一部分;另一枚炸弹则投在了刚建成的钱塘江大桥附近,康益公司的房屋被毁十余间,民众亦有死伤。

1937年的10月份,日机分别在13、14、19、22日四次轰炸杭州。

10月13日晨九时,日机八架由沪飞杭,在城站投弹七枚,炸毁行李房及天桥路轨数段,炸死路工一人。(1937年10月14日《社会日报》)。

1937年10月15日《新闻报》报道:“十四日晨八时十一分,敌机两架在嘉兴上空发现后飞杭,在闸口投九弹,机厂各落四枚,毁机头一,车房两间被毁一部分,煤间墙壁震倒,毁轨三节、枕木数根,水塔亦伤。五弹落车站旁之白塔岭,均爆炸,民房三间被毁,炸死石匠一,伤路人一。敌机原拟再炸钱江桥,因我高射炮痛击,向沪逃去。”

10月19日凌晨与22日中午,日机又先后轰炸了杭州笕桥和闸口,炸毁农舍及钱塘江上的民船,炸死六人,伤二十四人。

1937年11月6日,日军出动了四十多架飞机,大规模轰炸浙省各地。据当时的《新闻报》和《时报》报道,日机从上海方向至杭州,一路轰炸过来,嘉善、嘉兴、桐乡、硖石、崇德、长安、临平、塘西等地的民房被毁无数,平民伤亡巨大。杭州艮山门车站附近落数弹,毁民房八间,死三人伤十二人;闸口车站附近白塔岭落十余弹,毁民房十数间;浙赣路杭州江边站附近落三弹,死四人伤三十人。

该日杭州自早晨八时至下午五时,整天都在日机的袭扰中,最可恨的是有几架日机在扔完炸弹后,还低飞至城隍山上空,扔下了五六枚手榴弹,当场炸死一人,炸伤一人。这也是当时的新闻报道中,日军飞机离西湖最近的一次空袭。

日机在杭州周边最残酷的一次轰炸,是发生在1937年11月30日的“萧山惨剧”。1937年12月2日《新闻报》报道:“日机卅日狂炸萧山,大火至夜始熄,死伤民众五百余人,其葬于瓦砾者尚不计其数。民房被毁千余间,难民哭声载道,扶老携幼,寻夫觅子,惨不忍睹。”

从新闻报道中可以看出,日机对杭州城区的轰炸主要集中在笕桥机场、闸口车站、钱塘江大桥、艮山门车站、城站等交通设施上,西湖及市中心影响不大。

4.空袭中的杭州市民

那么,当年杭州老百姓在日军一系列的空袭中,是什么样的状态呢?

1937年10月9日《战时日报》上,有篇署名“季新”,题为《在杭州的空袭之中》的文章,比较详细地描述了当时杭州市民的状态。文中说:“以沪杭、苏嘉两线而言,杭州可以说比较‘平静’一点。一般所谓士绅豪富们举眷携款的,已躲避到了市郊附近的‘安全地带’。西湖南山一带是他们心目中认为最适当所在,如龙井、满觉陇、九溪十八涧等处的大小房屋,都已被租一空。”

“市民以沉着的情绪、纪律的行动来对付敌机的侵扰,因之,那里一点也不会看到纷乱……然而现实却把她的预测粉碎,已把她从虚无缥缈中拉进了现实的世界,她已开始做一个现实的人了。这不妨说是我们抗战以后的一种收获。”

确实,与上海、南京、重庆等城市相比,抗战期间,杭州受日军轰炸与空袭的损失要小很多,这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之前的防空演习、防空知识宣传等一系列措施,警醒了民众,大大增强了杭州市民的防范和秩序意识。

在积极防空方面,笕桥的空军功不可没,“八·一四”空战极大地打击了日机的疯狂气焰,屡屡从笕桥起飞的空中雄鹰,成为杭城上空的守护神。城内各处布设的高射炮和高射机枪,也形成一个有力的防护网,震慑了日机的侵扰。

至今,在宝石山面朝西湖的山坡上,位于“坚匏别墅”和“关岳庙牌坊”的上方,有一处石头砌起来的平台,平台的杂草中有几条顶端呈圆形的“战壕”。“战壕”用水泥和石块砌成,其圆弧处中间有一石墩,像是架设高射机枪用的。抗战时期宝石山上的林木没有现在这么茂盛,在这块高地上可以眺望西湖,视野非常开阔,我猜想这是一处当年守卫西湖上空的防空阵地。可惜始终没有找到关于此处设施的历史资料,有待以后考证。

1937年11月25日的《申报》上有则题为《外侨申请勿轰炸杭州 名胜之区宜予保全》的新闻,讲述当时有若干中外人士,正向有关当局申请,勿将杭州列入敌对行为之区域。这份申请书不知道有没有起到作用,不过按日军的野蛮行径,应该作用不大。

另值得一提的是,日军侵占杭州后,1938年3月19日前后,我空军也飞赴杭州,轰炸被日军占领的笕桥机场和一些军事设施,使日军也不得安宁,由此日军也在杭城多处布设了防空设施,如在湖滨布设了一个高射炮阵地等。

八十多年后,杭州这座美丽而平静的城市,早已远离了战争与空袭。然而,在特定的日子里,防空警报还是会响起,警示市民们不忘防范战争与灾难。住在城西的居民,头上不时会有凄厉声划破天空,抬头会见一架架战机呼啸而过,这是我空军笕桥机场的“空中卫士”,在保卫我们的领空,保卫这座城市,使西湖再也不被轰炸,杭城再也不被空袭。有了强大的“空中勇士”,杭州这块“福地”,才能真正地“必保平安”。

来源:杭州日报    作者:    编辑:钟一鸣    责任编辑:方志华
『相关阅读』
     图库
落日余晖映巢...
旅美大熊猫“...
如此春光 那...
第二届纽约花...
第28届金鸡...
杭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杭州网(包括杭州日报、都市快报、每日商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杭州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杭州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杭州网(包括杭州日报、都市快报、每日商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杭州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杭州网联系。
新闻 城市 经济 社会
信微信群“炒股专家”  10万元打水漂
聚焦长三角一体化战略 江浙沪工人文化宫共
查房屋安全信息 上“杭州办事服务”APP
“红日出东方”中俄当代艺术名家作品邀请展
新能源 新航程 新活力 带你了解新时代的
长江实验小学哲学课:一门从“雕刻”到“唤
杭州移动获首届“杭州服务”品牌20强企业
南京大屠杀新确认一名死难者 遇难者名单共
21年捐款1155万的这位神秘人是谁?网
心疼!消防员灭火后手抖到挑不起泡面,旁边

维也纳国家歌剧院1...

缤纷悉尼灯光音乐节...

杭城少年们的音乐狂...

王力宏杭州“大莲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