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网
Eng|繁体||
您所在的位置:
杭州网 > 杭州新闻中心 > 微观杭州
 
 
梦开始的城邸:杭高琐忆
2019-05-20 09:13:57杭州网

笔者注:母校杭州高级中学喜迎120周年校庆,被约了这篇文章。我在受教育这件事上运气不错,从幼儿园到博士,一路几乎都是名校。可杭高依然是我读过最棒的学校——是它让我明白了什么是自由、创造、平等、宽容,什么是积淀、底蕴、格局、气场,以及最重要的,什么是教育。

杭州高级中学,缩写为杭高,前身是杭州知府林启于1897年所创之养正书塾——与浙大同时建造,迄今已历百廿年,这校园里走出过鲁迅、朱自清、沈钧儒、叶圣陶、徐志摩、郁达夫、夏丏尊、丰子恺、李叔同、潘天寿、柔石、曹聚仁、冯雪峰、木心、金庸,以及52位两院院士。

杭高,杭州高级中学,邵杨,养正书塾,聆雨子

世间多的是不期而至的偶然,天地浩瀚,每一次邂逅都恍若跨越几世几劫的勾连。

于是回想起来,我和杭高,恍惚真存有某种注定的东西,伏笔于所有尚未开始的时间。 

所以,我想多花些笔墨写一写初遇。 

每个牵绊甚深的故事都配得上一场追根寻源,所以一切好像该从中考前的志愿填报说起。 

初三那年成绩不坏,再加上年轻气盛的不知深浅,想着杭州的重点高中们,也都是予取予求的选择,自己生性懒散,把早上多睡十分钟都看成续命金丹,于是决定,干脆挑个近点的,家住在城北,那就报考学军中学,杭师大附中当成备选。 

在那个同窗们都奔走于各校招生咨询会的周末,我因为早早想好了去处,心绪笃定,反而获得了无所事事的半天,骑了单车出门溜达,鬼使神差就到了凤起路的贡院。 

在此之前,杭高是一个我的词库里从来没出现过的陌生概念——没有谁跟我说起过它,没有机会产生交集,每当说起这座城市里最出色的中学,只能浅陋地想到二中。 

结果就是,我至今能清晰地回忆起那个下午,当我一脸茫然地停步于那座尚未重建的古旧校门外,极目了望看定那些砖红色的栉风沐雨的小楼,和葳蕤繁盛了上百年的梧桐,心头,竟是有神示飘过般的、触电一样的感觉。 

那年还没有谈过恋爱,可瞬间明白了何谓“一见钟情”。 

那天的我,在那条林荫道上来回走了三遍。亨颐园、书同亭、碑廊、“一师风潮”的纪念石,截然不同于中国学校最常见的“勤学楼”“育才馆“,好像随便哪个名字里,都能打捞起历史。 

我相信,出色的学校,肯定哪里都有,但称得上学府的地方,必须有某种沉淀,哪怕它静默无言。 

杭高,杭州高级中学,邵杨,养正书塾,聆雨子

杭高当日也在办招生说明会,但天色将晚,只有少数几个尚未离去的家长和学生。接待我的是当时的党委书记,她竟然从头至尾没有问我的成绩,只是说“看你表达能力好像很不错”,我顺坡下驴说我喜欢玩辩论,她喜形于色“我们这里每年都有辩论赛,欢迎你”——这就是属于我的“中考志愿咨询”——两年后,我在杭高文化节辩论系列赛中成为最佳辩手。 

去摊位前翻了翻剩余的资料,对那些历年高考上线率的统计没什么兴趣,只是拿了一本校史介绍。 

坐在那棵据说是鲁迅手植的樱花树下,读那些古老的故事。朱自清和叶圣陶,丰子恺和沈钧儒,柔石和冯雪峰,徐志摩和郁达夫,木心和金庸。 

抬起头来,对着晚日余晖下、最后半缕启示录似的天光,和那些缓慢行进的云朵说:就是这里了。 

就是这里了。中考,没有填其它的志愿,如果我真的是个理想主义者和晚期文艺癌,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更适合的选择。 

杭高,杭州高级中学,邵杨,养正书塾,聆雨子

入学,分班,第一堂课是参观校史陈列馆,第一篇作文是《我和我追逐的梦》,我写自己想得诺贝尔文学奖,写完觉得好笑好丢人,结果当天下午语文老师来找我,问我愿不愿意当课代表。 

很多师兄师姐来代表社团招新,走廊上是各色讲座、演出、竞赛的宣传画,许多课布置的不是考卷而是论文,一切完全是大学般的氛围和操作。 

初中使用军事化管理,我也就有点被约束的惯性思维,傻傻去问班主任,学校里能不能带饮料来喝,他惊愕道“教室前面不是有饮水机吗”,我心想这就是否认了,也就准备离开,谁知他又嘀咕了一句“你是不是喜欢喝甜的啊?那你就买自己想喝的来喝好了呀”,我不禁被这份天然萌绝倒。 

我第一次发现,原来学校教室里不用挂满励志格言和名人头像,而是可以被允许贴上自己喜欢的球星歌星海报,我一放肆,买来一张意大利国家队的合影和一张林心如的写真,一下子占据了大半面墙,老师笑骂你知不知道马上要期中考,我说这是我学习的精神动力,他点头道那这样吧,你考到年级前五,我就不干涉你,结果我考了第四——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当然也有严肃紧张的地方,每周三下午要考一次数学,强度不可谓不高,只不过,不用家长签字,也没有人斤斤计较着责难你的成绩,要的只是一种节奏感的维系,以及对自己的观测,有一阵状态不好连续两三次分数下滑,等来的也不是批评,而是与数学老师的一次“最近遇到什么烦恼了吗”的谈心,最绝的是,我都还没讲什么,他倒先开始交代自己初恋。 

英语课会开很多派对,万圣节做南瓜灯、感恩节写小纸片,玩过闹过,也就记下了很多单词与句法,外加开口流利。 

历史课上我作为老师口中的“万能举例对象”(这角色有点类似郭德纲相声中“于谦老师的父亲”)而存在,整日改换各种身份出没于先秦汉魏、唐宋明清,驾驶过新航路的船队,充任过法国大革命的雅各宾党人,在索姆河的要塞和太平洋的岛链里多次战死沙场,我兴致高时会反唇相讥与他逗趣,感觉疲倦时就静静享受这种多维人生的快感,同学们一次次哄堂大笑,然后,不知不觉地,把所有的知识,牢记于心。 

地理老师会奖励优秀的学生跟他一起去爬山探洞,很多年后在新闻上看到这位老爷子退休后与夫人驾着小桑塔纳周游全国的报道,竟是丝毫没有意外。

杭高,杭州高级中学,邵杨,养正书塾,聆雨子

也有晨读,但经常会放电影;也有晚自习,但从来不强制;也有校服,但每周只要穿一次;也有家长会,但我父亲带回来的不是连篇累牍的告状也不是例行公事的表扬,而是“你儿子这个人很特殊,他不肯用功,但是他肯用心”——这样透彻的肺腑之言,几乎让我有种人生得一知己足以的感怀。

就连体育课,都可以根据兴趣选修不同的科目,学完篮球足球羽毛球,还能学跳交谊舞。最让人想死的一千米测试都可以离开操场、改在校园里进行,一边跑一边欣赏各种建筑和植物,移步换景,双腿和呼吸也变得没那么疲惫不堪。

这就是杭高,从来不使用“禁止”和“不可以”的杭高,个性飞扬的杭高,人人平等的自由的杭高,外松内紧的杭高,没有任何条条框框、也就没有任何不可能的杭高。 

费希特说:“必须培养人的自我决定能力,而不是去培养人们去适应传统的世界。教育不是首先着眼于实用性的,不是首先去传授知识和技能的,而是要去唤醒学生的力量。” 

那是一个连师长们都充满力量和激情的地方:冷笑话天王历史班主任,万卷书万里路,带着我们去过彼时尚未被开发为正式景点的八卦田、凤凰山间不为人知的南宋宫殿遗址、还有灵隐后山那处神秘的呼猿洞;已名满天下的感动杭州十佳教师数学小费,每次讲课都会汗流浃背到脱外套,总能让人惊愕那些无趣的数字和符号为何能在他口中和笔下如精灵般舞蹈,第一次让我明白数学的本质是哲学;仙风道骨、骑车都看着天上的语文汪姐姐,对我的桀骜不驯因势利导,帮助我学会反思和沉淀,推荐我读俄罗斯的大部头,和我分享盗版影碟,帮我买打折的诺贝尔奖获奖作品全集。 

你没有来过杭高,你无法想象我们在将近二十年前就会以班级为单位印刷出版各种刊物,在上面写情诗、画漫画、聊民谣和摇滚乐,还正经八百地售卖给其他班。 

你没有来过杭高,你无法想象我们在将近二十年前就开始玩街舞玩cosplay玩模拟联合国玩定向越野,一切还都有来自校方的支持和拨款。 

你没有来过杭高,你无法想象这里有最先进的天文望远镜和作为全校制高点的观星台,“一个民族要有一群仰望星空的人”这句话还没有流行之前,我们就在宇宙中拥有了一颗自己发现的天体:1996HZ21,经国际天文学联合会小行星命名委员会审查批准,命名为“杭高星”。 

你没有来过杭高,你无法想象在高三最后一个月的倒计时里,班主任走进教室跟我们说的第一句话竟然不是争分夺秒,而是“走廊前面的昙花开了,你们赶紧去看”。 

杭高,杭州高级中学,邵杨,养正书塾,聆雨子

语文课上学了《雷雨》,就“周朴园对梅侍萍究竟有没有过真感情”这个问题,与老师产生了严重分歧,想写个文章证明自己的观点,情绪一上头,干脆写成了剧本《雷雨前传》,再一上头,干脆招兵买马排出来,一时间全情投入如进魔障,上课都躲在下面改剧本背台词,骑着单车去浙江省电影拍摄基地软磨硬泡地借服装道具,最后在校礼堂演出,大家停课来看,风评大获成功——我最终会走上传媒和影视这条求学之路,且选择以此为职业,当与这次难忘的体验密切相关

没有人说我们不务正业,没有人说我们玩物丧志,整个学校都带着一种迷人的气质,陪着我们找到自己心中的“正业”,找到可以去“玩”一辈子的东西。

好为人师者,总想着把上等之才培育成水果、把中等之才培育成稻禾、把下等之才培育成草垛,可是别忘了,在粮食作物和经济作物之外,这个世界,还需要花朵

教育,从来都不是带着学生去向这世界上最新最有钱的东西亦步亦趋,而是陪着学生去和这世界上最美最有趣的东西频繁相遇。

高三放弃了第二次全市统一模拟,去参加中国传媒大学的艺术类提前批测试,为此第一次与班主任发生冲突,我当着全班面拂袖离开,他晚上打来和解电话让我好好休息备考,我嘴上不认输心里却软了,次日下午还是见缝插针地赶回学校考了他的历史,结果一不留神全班第一,讲评试卷时,他说这次卷子出得太烂,让智商最低的人拿了最高分,大家哄笑,那一刻,我心知肚明:我想要的未来,杭高一定会让我去得到

去北京,背包里装着杭高老师们推荐给我的各种书籍。

大学上文学课,老教授侃侃而谈完那些耳熟能详的名字,翻点名册发现我是浙江人,问道“你知道这些著名作家就读过的杭州第一中学吗?”,我笑:不好意思教授,我就是那里毕业的

杭高,杭州高级中学,邵杨,养正书塾,聆雨子

十几年过去,最大的感受之一,就是在80后已经集体开始变得油腻的无奈中年里,感叹岁月是把杀猪刀之余,身边但凡出自杭高的同窗们,总还保留着某些少年感,在柴米油盐、家长里短、股市楼市、公务员和事业编制、奶粉钱与二胎占据了一切酒桌话题的无趣时代中,我们的每一次聚会,开场的话题,总依然是“最近看了什么电影,或者美剧”。

最大的感受之二,就是校友们总在无限骄傲地使用“杭高人”这个头衔介绍自己,仿佛对这个精神共同体点皈依,足以帮助我们安放自己,甚至许多老同学最后走到一起喜结连理,我太太也毕业于杭高同届,大家不免开玩笑说自产自销才是王道,可抛开缘分天定,真正发挥作用的,大概是这个学校赋予我们的相似的精神节律,相似的心气,相似的格局。

最大的感受之三,这些年自己在高校任教,举手投足里,已经情不自禁地,带上了当年杭高讲台上那些别具魅力的师长的影子,什么“成为好老师、受到无数学生喜爱的诀窍”,讲到最后,也就十二个字:存善念、用真心、说人话、接地气,以及,长大后我就成了你,薪火相传,生生不息。

唐诺说,师生之间,应该是一场漫长的同行。 

那么,人与学校之间,大约也该类似。 

一路走来的共振,润物无声的互文,在彼此身上刻下了自己,此所谓传道授业、求知求学的本真。 

以此文献给杭高,感谢她让我拥有了曾经的那个年轻的自己。 

你封存着我,就像我,封存着你。 

最后发个小福利:我的高中毕业照,我在......最后一排,右边数过来第五个穿红衣服那位。

杭高,杭州高级中学,邵杨,养正书塾,聆雨子

作者:邵杨,笔名“聆雨子”。影视文化学博士,中国电影评论学会理事,杭州市文联“西湖青年编剧”会员。在高校开设多门电影、文学、传媒类课程,担任多家媒体特约评论员及专栏作者。网络课程《好莱坞如何用电影传播美国三观》主讲人,参与编著《世界电影经典名片分析》、《浙江当代新闻报业图志》等。微信公众号:邵邵的私人书斋(lingyuzi1984)。

▼延伸阅读▼

杭高120周年校庆 万名校友返校同贺

硬核校庆!杭高120周年校庆 院士、知名校友“组团”回母校

来源:邵邵的私人书斋(lingyuzi1984)    作者:聆雨子    编辑:郭卫    责任编辑:方志华
『相关阅读』
     图库
西藏波密:米...
亚洲文化嘉年...
如此春光 那...
欧盟主题灯光...
第九届北京国...
杭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杭州网(包括杭州日报、都市快报、每日商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杭州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杭州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杭州网(包括杭州日报、都市快报、每日商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杭州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杭州网联系。
新闻 城市 经济 社会
乡村休闲生态旅游的梁家墩模式
敬业精神助燃新时代发展之梦
国务院安委办专家组到杭州钱塘新区开展指导
519“中国旅游日”杭州文旅惠民好礼迭出
嘉兴发布“百县千碗•嘉肴百碗”美食形象I
电影界大咖齐聚富春江畔 北影(杭州)电影
爱就大声吼出来 庆祝建国70周年名家名篇
圆通快递员被曝猥亵女生
民调:为看权游大结局 千万美国人或将“罢
纯天然果汁也有害?美报告:风险比含糖饮料

巴黎圣母院:浩劫之...

痛惜!巴黎圣母院大...

俞飞鸿深情诠释《在...

武林之夜•中国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