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网
Eng|繁体||
您所在的位置:
杭州网 > 慢读杭州
 
 
民国时期 珞珈山的校园生活
2019-06-14 16:18:42杭州网

图根/缩编

远离市区的地理位置和依照现代大学校园功能需求及城市新区模式而进行的规划设计与建设,使得民国时期珞珈山的校园生活,成为同时代武汉三镇中一个别样的“孤岛”天地

《珞珈筑记:一座近代国立大学新校园的诞生》

刘文祥/著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9年6月第1版

1,

1932年5月,在刚刚搬进珞珈山新校舍不久的一次总理纪念周上,法学院教授周鲠生在演讲中谈到了乡村建校的问题。这位从武大筹备伊始便全程参与新校舍建设工作的创校元老,似乎对于在郊外建设新校舍有着不同的想法。他说道:“中国早年有些教会大学,如北方的燕京大学特别设立在郊外乡村间,建筑宏大的校舍;又如国立的清华大学,也建设在乡村中间;近来本校也在这郊外珞珈山从事建设。这种在乡村建设大学的趋势,很引起学术界和教育界的注意,都以为一个大学,必要有新的环境,在山明水秀的地方,才合条件……从前蔡孑民先生在北京大学当校长的时候,也曾计划预备搬到西山区,并在西山买了一块很大的地皮……再如南京的中央大学,也曾有迁往中山陵的议论,前年在本校教过书的罗家伦先生就是极力主张的一个,本校王校长也是如此主张。但我个人却很反对,这种议论愈盛,我的反感便愈深。”

对此主张,周鲠生进一步解释说,大学的重要使命之一便是“影响社会,要做社会改造的动力”,因此不能脱离社会。燕京大学是外国教会所办,清华大学则最早是留美预备学校,这两所大学的性质决定了它们可以不用建在市中心。但是如果国立的北京大学“早年就搬到西山区了,也许学生的物质生活可以比较安适,而它对于社会的影响恐怕就没有那么大”。而“现在南京成贤街的中央大学,立于首都的中心,地方也很大,附近尚可以充分发展,一般社会人士可以随时参观听讲,如果一搬到中山陵去,那么就只有坐汽车的人们才能去瞻仰,普通的人就不免向隅了”。因此,周鲠生明确表示他尤其不主张国立大学设在郊外。然而接下来,他却话锋一转:

然而武汉大学之在郊外新辟校址,我却又是主张最力的一个。理由有两点:第一,因为我们旧校舍的物质设备太不好,地方又狭窄,不能发展,而且环境太恶,我们的大学系新创,基础未固,恐怕不惟不能影响社会,还会被社会同化,这是我们要迁移的第一个目的。第二,如李四光先生等都是这样主张,以为中国现在太没有建设的工作,尤其是教育方面,因陋就简。外国人办的学校是那样注重物质的设备……而国立学校则适得其反,对于建筑设备,多不注意。这样相形之下,更见中国教育建设之没有计划。就武汉本地而言,前清时代张之洞在这里的建设工作,是不容否认的。虽然他是一个官僚,但湖北大部分的建设,都是他的手创。民国革命而后,便没有什么建设可言了。不惟不建设,而且连旧有的建设还破坏很多。现在我们要努力建设这个武大,就是要做一个榜样给国人看,让国人认清楚,建设并不是不可能或太难的事。再干脆说一句,我们就是为建设而建设。但是武大现在虽然建设在离开社会的山野,我们究竟不是与现实社会绝缘,我们不要忘记了我们社会的使命。

2,

不过不可否认的是,在1937年前的珞珈山,师生们的校园生活某种程度上确实是“与现实社会绝缘”的。苏雪林在《怀珞珈》一文中所说的“每逢春秋佳日,游人如织,都自那烦嚣杂乱的都市,涌向这世外仙源,抖落十斛襟尘,求得几小时灵魂解放之乐”,便一语点明了当时世人乃至武大人自己印象中珞珈山与“烦嚣杂乱”的武昌市区间的关系。远离市区的地理位置和依照现代大学校园功能需求及城市新区模式而进行的规划设计与建设,使得民国时期珞珈山的校园生活,成为同时代武汉三镇中一个别样的“孤岛”天地。每当夜幕降临,这样一种观感便会更加突出:在20世纪30年代的武昌地区,只有武胜门外大堤口的竟成电灯公司向市区供电。城外村郊地方,入夜后全然一片漆黑,但唯有东湖南岸的珞珈山,呈现出一派灯火通明的夜景。武汉大学在湖滨的侧船山南麓自行建造了发电厂,先后安置了柴油和蒸汽发电机组,供应全校用电。珞珈山校园由此成为东湖沿岸乃至武昌东郊最早点亮灯光的地方,而湖边那轰鸣的发电机声响,在带来现代生活方式的同时,无疑也进一步凸显了这华灯璀璨的新校园与周边村郊荒野的截然分野。1938年短暂寓居珞珈山校园的郭沫若,在其回忆录《洪波曲》中,也明确说:“实在一点也不错,武汉大学那个区域,的确是武汉三镇的一个物外桃源。”

3,

与20世纪50年代中国若干大学校园规划中教学科研区和学生生活区截然分隔开来的模式不同,开尔斯在珞珈山所设计的这座校园,在学习和生活的空间界线上,是模糊不清的。在主要校舍建筑所集中的狮子山上,既有学生宿舍和饭厅,也有图书馆和教学楼。至于男生与女生之间,东厂口时代按东院、西院划分的界线,在珞珈山则更是消失无形了。平日里男女同学共同上课早已是常态,男生宿舍因为毗邻图书馆、主要教学楼和饭厅礼堂,女生们每天在校学习生活,必然要从其中那三个贯通的门洞里穿行,或是在男生宿舍楼顶上驻足。

相对而言,女生宿舍独处校园东端,不在前往教学楼、实验室和图书馆的必经之路上,不那么容易被男生打扰。不过与东厂口时代庭院深深的“西院”相比,珞珈山的女生宿舍“蝶宫”(又称“东宫”),在男生心目中也渐渐不再蒙着厚厚的神秘面纱了。自1934年起,珞珈山校园每年都会举行一到两次“宿舍开放日”活动,亦称“整洁日”,在这天里男女生宿舍同时互相开放参观一天。

4,

女生宿舍一楼虽有一间小“餐厅”,但全校学生的一日三餐,主要仍在狮子山西山头的那座饭厅里解决。这座伫立山头的醒目建筑,也成为30年代武大学生们心中最为深刻的校园印象之一。在伙食的安排和经营上,可以充分体现出当时武汉大学在学生校园生活方面的“自治”:“因为同学们是来自全国四面八方的,口味不同,就各就自己的口味,分别组成各种伙食团……自己选举伙食团长,每月或每个学期改组,轮流买菜。”这种学生分团自办伙食的模式,直到抗战胜利后依然延续。

1933年春季一开学,学校便公布了一份《国立武汉大学组织自办伙食厨房通则》。该通则规定:“每学期开始时学生组织自办伙食厨房,除面食厨房外,可以成立三组,每组至少须有十五桌人数始能开办,至多以三十桌为限,如逾此限,得拒绝加入。”每月参加学生需缴纳伙食费八元,每个伙食团由学校分配餐厅内的厨房和用餐区域。虽说是依各地口味而组团,但以当时武汉大学生源籍贯的分布,自然是以来自长江流域的学生人数最多,因而代表长江流域口味的两大伙食团,也就成为队伍最壮大者。在1936年的毕业同学录中,学生们甚至幽默地总结了大学生活中五件最担心的事——“面食自办的人来揩油、微生虫逃出显微镜、上海银行没有钱、校医配错药方、被先生刮胡子”。不难想见,做此归纳者定是南方学生伙食团,而由此揶揄,似乎也可窥见面食团的伙食质量,是无法满足入伙学生的胃口的。

伙食团中最具有权威者是“湖南”团体,因为长江流域川湘鄂赣口味相差无几,这几省的人多势大,当然食客最盛……其次是“江浙”团体,不能吃辛辣者纷纷投靠……这两大团体因为人多好办事,所以伙食真不赖。仿佛记得川湘团体受湖北团体影响之故,菜并不太辣。武昌鲫鱼尺来长一条,牛肉花生米更是价廉物美,若遇月底有结余,牙祭之丰可以上到六道菜。江浙伙食团的掌锅好像是安徽人,其菜甚甜,所谓“夹沙肉”者,两块肥肉中夹砂糖,在今日流行减肥者视之,当不啻毒药,而当时也吃得津津有味。这两大势力因为人多,所以办得好;因为办得好,所以人越来越多。如此循环,几乎将所有小伙食团体都打倒。

5,

在珞珈山校园里,除了“吃”以外,“玩”的乐趣也是使人津津乐道的。东湖无疑是武汉大学最广阔也最有特色的“游玩”天地。湖畔散步是最简单和常有的消闲:“晚饭后,我们照例每天要往湖边走一趟,有时我们三五成群的沿湖兜圈子,风儿会送来阵阵醉人的野香味儿,那时真是心旷神怡了。”而泛舟其中,感受湖上风光,更不是什么稀罕事:“湖上之乐,乐在泛舟。当你与三五良朋,言笑晏晏,载沉载浮,有的剖着雪藕冰梨,有的嚼着花生瓜子,有的吹奏口琴,有的高唱‘大江东去’……水云乡里,捞月、摘星、织梦,一任轻舟悠然自远,其乐虽南面王不易也。”

这种泛舟湖上的出游趣乐,在珞珈山的教授们,也同样乐此不疲。只不过有些教授们,会有更“高级”的玩法。农学院教授李先闻曾回忆其与文学院英籍外教朱利安·贝尔教授的一次“东湖历险记”:“东湖一带野鸡、野鸭、獐子等等很多……我常和一位住在第一区的外文系英国教授(独身,三十多岁)同去打猎。他百发百中,见到要猎的动物,弯着腰,举枪比准,慢慢打出,总是可以打中目标……这位英国教授,是英国世家,父亲兄弟姐妹一门都是文学家。他是诗人,有六呎二吋高……有次,我们两人黄昏前就坐船去亭中埋伏,谁知野鸭比我们更聪明,就是不进来,远远的叫个不停,害得我们白等了许久。回来叫船过岔道,本来只是几分钟的事,就过去了,那晚北风紧,船划了一小时才回到西岸这边。那位英国教授早将皮靴脱下,准备随时下水。好不容易划到岸以后,蹒跚地走回各人的住处……我十二时过了才空手回来,留下一个惊险的回忆。”

来源:杭州日报    作者:图根    编辑:钟一鸣    责任编辑:方志华
『相关阅读』
     图库
雨后现双彩虹...
亚洲文化嘉年...
如此春光 那...
维也纳国家歌...
第九届北京国...
杭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杭州网(包括杭州日报、都市快报、每日商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杭州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杭州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杭州网(包括杭州日报、都市快报、每日商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杭州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杭州网联系。
新闻 城市 经济 社会
再创清风颂廉艺术佳作 浙音奏响警示教育
2019双创周 一大批“颠覆性”创新技术
天鹅酥、小龙虾…… 上百道菜摆在你面前
能爬楼梯能跑步!浙大造四足机器人“绝影”
丁列明谈创业文化 创新创业路上要懂得宽容
杭州双创发布5G智慧公交 5G与公交撞出
有人要买后悔药!  警察 我把偷来的手机
吞安眠药的顺丰快递员:公司已道歉 再也不
京港澳高速一运输车侧翻起火 载32吨危化
男子为逃避酒驾处罚 车上顶人110码跑了

欧盟主题灯光点亮柏...

世界园林巡礼——法...

俞飞鸿深情诠释《在...

武林之夜•中国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