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网
Eng|繁体||
您所在的位置:
杭州网> 慢读杭州
 
 
在汪洋中
2017-07-21 10:14:39 杭州网

    

    《大围塗》 俞梁波/著 东方出版中心 2017年7月第1版

    尾尾/缩编

    萧山围垦,曾被联合国粮农组织官员誉为“人类造地史上的奇迹”。

    1,

    夜色沉沉,一道刺眼的闪电将天幕撕开了一个口子。随之而来的便是一声惊雷。这雷声实在骇人,仿佛是在空中炸响的。八月,正是闷热得令人想找个地洞钻下去的月份。台风裹挟着暴雨,疯狂地朝钱王江边的鲁家湾大队扑来。仿佛一切都是在瞬间发生的。现在的钱王江波涛汹涌,天黑之前,它还温顺得像个小媳妇,这会儿,却像是发了疯似的,巨浪层层叠叠,伴随着潮水冲向堤岸。堤岸上,水花四溅。

    一道微不足道的手电光在堤岸上闪烁。手电光随着奔跑在不停地晃动,依稀可以听到奔跑着的喊潮人丁老三的喘息声,喘息声被风送来,又一股脑儿地收走了。他边跑边喘息,身子好像要飞了起来似的。他几乎是连滚带爬跑向那口大钟。大钟悬挂着,两根支撑的木柱在摇晃,吊着大钟的绳子则发出金属一样的声音。狂风再起,还没等丁老三跑到大钟前,剧烈摇晃的吊大钟的绳子断了,大钟滚落。丁老三在地上打了个滚儿,顷刻,传来他声嘶力竭的呼救声:“潮来了,潮来了……”他摔了一跤,手中的手电滚落,熄灭。随之便是一声决堤的巨响,巨浪滔天。丁老三像一片树叶一样,消失在大水之中。

    奔涌的江水像巨兽一样扑向鲁家湾大队。茅草舍一间接一间地被汹涌的江水席卷而去。

    2,

    一缕阳光显现。水慢慢退去了。钱王江边的鲁家湾大队消失了。一些倒塌的茅草舍掩于泥沙之中。水上漂浮着茅草、衣服、木桶、断木头等。一个被水包围的土堆上,有个人动了一下,她坐了起来。13岁的鲁小妹,披头散发,哭得撕心裂肺。

    这时,从不远处的土堆后面传来一个悲痛欲绝的声音:“没了,什么都没有了。”鲁伟潮愣了一下,说道:“是姚婶,姚婶她还活着。”抱着鞋子的他跌跌撞撞地跑过去。此时,姚婶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头发上、脸上全是泥沙。她用手捋了一下脸,眉宇间全是悲伤。鲁阿牛冲了过去,低声道:“阿英,阿福他们呢?难道……”他不敢说下去了。姚婶悲痛欲绝地摇晃着:“尸骨无存呀,我的大军、定强、曼丽呀,你们留下我一个人,我可怎么活呀?”她的身体持续地摇晃着,随时都可能倒下。鲁阿牛快步上前,扶住她,轻声道:“阿英,你要坚强。”姚婶闭上眼睛,泪流满面。

    “人……人……”鲁伟潮突然道,他的手机械般的抬起。在姚婶的身后方向,几个高矮不一的泥人正陆续地站起来。姚婶回过头,发疯一样奔跑过去。她接连跌了几跤,又从地上爬起,连滚带爬奔过去。她搂住一个人就使劲抹他脸上的泥,嘴里“定强!曼丽”地叫着。

    3,

    在钱王江的决口处,可见许多沙包和支撑的木柱,高高地垒起,像一堵铜墙铁壁。此墙长约一里。

    一面红旗在随风飘扬。红旗下,一堆泥人横七竖八地躺在高高的沙包下。一些绳子散落在地。躺着的人有的睡着了,发出了沉重的呼噜声。有人半醒半睡,一副起不来的样子。突然,一声尖厉的哨音响起。人堆里,一个全身是泥、疲惫不堪的男人猛地坐起:“起来!起来!都给我起来!”他再次吹响了嘴里的哨子。躺着的人群不情愿地、慢腾腾地坐了起来。昨晚上,他们拼尽了全力,累得够呛。男人打量了一番歪歪斜斜站起来的众人,大声叫道:“老铁头!老铁头!”一个按着流血膝盖的人应声:“汪书记,他去公社了。”男人愣了一下,大声喊道:“都给我起来,整队。”他整了整凌乱的衣服,扭了扭脖子,然后大吼:“听我口令,立正!向右看齐,喂,排头兵,对,就你,抬头挺胸。都有,稍息。”

    有人哎哟、哎哟地叫。有人道:“汪书记,我站不住了,两条腿在打摆子。”话音刚落,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众人哄笑。又一人道:“汪阿兴同志,我的力气使光了,一点都不剩了。”说完,一屁股坐地上了。众人再次发出哄笑声。汪阿兴一声不吭。他缓慢地将吊在脖子上的哨子摘了下来,放在嘴里,又吹响了,这一回吹的哨音是紧急集合。众人利索地列队,瘫软在地的两人也站了起来,被人搀扶着站在了队列里。这时,有人说:“汪书记,你流血了。”血顺着汪阿兴的肩膀流下来,将左臂染得血红。他并不理会,大声道:“昨夜抢险,大家都累得够呛,有同志还吐血了。可这是非常时期,我顾不了这么多了。现在,我下命令,按昨夜抢险时的分组,赶快搜救群众。”

    4,

    阳光热烈,好像光芒万丈。鲁家湾大队的灾民们边呼喊,边慢慢地朝各个高地集中。他们疲惫地搀扶着向前。鲁伟潮搀扶着伤心欲绝的姚婶,缓慢走着。姚婶神情木然。昨晚的一切就像个梦。

    夜晚,煤油灯下,缝补着的姚婶望着熟睡中的孩子们。靠着墙角睡着的徐曼丽突然动了一下,嘴里叽里咕噜地说着梦话。姚婶轻叹一口气,走过去轻轻地拍了她几下。她翻了个身,不再说梦话了。在外纳凉的徐阿福进来了:“阿英,睡了吧,外面风特别大。”姚婶轻声道:“你轻点声。”徐阿福躺了下来,他看着草舍的顶,小声道:“我寻思着,明年再修个草舍,要是哪天刮大风了,吹掉一个,老天爷总会给我留一个。”姚婶苦笑道:“哪来的钱?”徐阿福自言自语:“总有办法的,总有办法的。”

    突然暴雨如注。姚婶紧张地看着草舍顶道:“阿福,你听。”徐阿福翻了个身:“一年到头终归有几场大雨的。睡了。”心有不安的姚婶走到门口,望了一眼漆黑的天空,雨水在门前汇成水流。突然电闪雷鸣,一声炸雷。床上躺着的徐曼丽被雷声惊醒了,她坐了起来,揉着双眼道:“娘,我害怕。”姚婶赶紧过去,抱着她道:“不怕,不怕,娘在呢。”躺着的徐大军和徐定强也醒来了。徐阿福坐了起来,不悦道:“都给我躺下,这煤油灯的煤油不要钱吗?”他一下子吹灭了煤油灯。

    黑暗里,传来姚婶的声音:“阿福,你……”突然,草舍的屋顶被风给掀了。姚婶大叫:“快跑!”话音刚落,滔滔大水摧枯拉朽,将眼前的一切都抹去了。

    5,

    窗外的水依旧还在荡漾着。“砰”的一声,桌子震动了一下。在这间简陋的办公室里,一张旧桌子上搁着一架手摇电话,一把木椅子的油漆掉得差不多了。墙上挂着一幅萧金县地图,紧挨钱王江的宁和公社被红色圈着。汪阿兴将拳头松开了,背着手在萧金县地图前踱来踱去。他突然又重重一拳砸在墙壁上,转身猛地拿起桌上的电话机,喂喂两声后:“他娘的,都是吃干饭的。”他重重地把话筒扔了,大喊:“老铁头,老铁头。”

    没人应声。他全身软绵绵地一屁股坐地,抹了一把泪。他的臂很是疼痛。他咬着牙,大步走向门口,全身湿淋淋的马加荣冲了进来,两人差点迎面相撞。马加荣道:“总算让我逮着你了。”汪阿兴一惊:“是马秘书呀,老铁头说的县里来人就是你啊,咦,张书记也来了?”他踮起脚紧张地往马加荣身后张望。马加荣摇摇头道:“张书记来不了,王宝年副主任一直拖着张书记开会,张书记脱不了身,我是传令兵。张书记指示,要想尽一切办法安顿好灾民的生活。”汪阿兴点点头:“请组织上放心。”马加荣道:“电话也不通,水淹了路,宁和公社真成孤岛了,伤亡情况怎么样?我听说你带搜救队去搜救了。”汪阿兴的眼睛红了,哽咽道:“我……我……”马加荣善解人意地望着他。

    汪阿兴又一拳砸在桌上:“马秘书,没想到我刚来宁和公社就遇上了这种事。目前,伤亡的数字还没统计,但从搜救的情况来看,还算不错,具体的数字要到明天才出来。”马加荣着急道:“你要抓紧,你知道张书记的脾气。”他发现了汪阿兴的左臂还在流血,关切地道:“你受伤了?”汪阿兴不在乎地说道:“擦破点皮。”“让卫生院给你打一针吧,要是得了破伤风,就是神仙转世也救不了。”汪阿兴道:“死不了。”

    6,

    汪阿兴在乡间小路上骑着自行车,路上仍有积水,且显得坑洼不平。他娴熟地骑着车,在路上扭着S形。远远地,便看到了宁和学校的校门。他突然跳下车,用手探了探路边的积水,发现水没过手掌。他看着远处依旧汪洋的水面,皱眉想了一会儿。宁和学校的校门呈现在他的眼前,墙上刷着“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学校的小操场上,一群人吵吵闹闹,有躺地上的,也有哭喊的。操场的一角,丁玉洁蹲在地上,惊恐地望着,她的身体在微微地颤抖。突然,人们安静下来了。两个男人抬着那口大钟进来了。众人围了上去。丁玉洁也站了起来,踮着脚望。“当、当、当……”接连敲了几声后,有人大喊:“丁老三呢,他躲哪去了?把他找出来,剥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丁玉洁马上蹲下,身子缩了起来。她在发抖。“我的儿你死得好惨啊……”有妇女又开始哭喊起来。有人马上朝丁玉洁走来。几个妇女围着丁玉洁,又哭又叫。姚婶大步过来了,着急道:“大家别难为她了。”鲁小妹也跑了过来道:“我爹说了,玉洁姐从今往后成了孤儿了。”她站在丁玉洁面前,伸开双臂。丁玉洁突然放声大哭,肝肠寸断。

    到了校门口,汪阿兴匆忙跳下车,随手将自行车一丢便跑了进去。此时,在校外的另一条小路上,戴着眼镜的莫校长也匆匆跑来,叫道:“汪书记,汪书记……”大步走来的汪阿兴喊道:“乡亲们,我是公社党委书记汪阿兴,鲁阿牛同志说得好,只要我们活着,就有希望。小姑娘别哭。”他搂紧了身边的鲁小妹。

来源:杭州日报    作者:    编辑:钟一鸣    
     图库
镜泊湖现“三面飞瀑”
“飞阅”天山 穿越...
人生璀璨如烟火
罗马尼亚庆祝空军节
柳岩素颜衣品掉线 ...
杭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杭州网(包括杭州日报、都市快报、每日商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杭州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杭州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杭州网(包括杭州日报、都市快报、每日商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杭州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杭州网联系。
新闻 城市 经济 社会
·杭州古墩路一店面煤气瓶爆炸 过路车辆受损乘...
·江干城中村改造 推动拥江发展不忘守护文脉
·杭州上半年环境状况如何?环保局公布答案
·牵手阿里健康 余杭将成为医保移动支付杭州首...
·杭州着力打造老年人助餐服务食品安全体系新样板
·浙江人社为城市建设者送去夏日清凉
·军民融合促发展 中电科撑起秀洲高新区一片天
·女司机怀孕6个月开奔驰车上路 连撞3车所幸无...
·"奶奶"级盗窃团伙菜市场频作案 一人掩护一人...
·海关截获“最强走私女”:身绑102部iPhone和...

法国举行国庆阅兵仪式

巴黎和洛杉矶同时 ...

邓紫棋自曝很多次 ...

梅西在故乡罗萨里 ...